传染病
社交隔离历史考:在这次疫情之前,美国人没思考过大规模隔离要如何运作

《直到已证安全》一书指出,经历多次瘟疫的美国社会并没有在隔离上取得什么进步。作者说,“希望新冠肺炎能让我们花点时间思考隔离问题,争取下一次做得更好。”

“柏林病人”:在艾滋病治愈后的日子

许多人认为,因为布朗是柏林病人——被广泛宣传为第一位HIV被治愈的人,他日子一定过得还不错。这完完全全与事实相悖。

新冠肺炎敲响了孤立主义的警钟,他人的问题迟早会变成我们自己的问题 | 专访

“虽然新冠肺炎传染和杀死了千万人,但它发生在一个许多人不相信科学、拒绝改变生活习惯的年代。在疫情还未平息之前,人们就‘只想回到正常生活’,这一事实暗示了新冠肺炎大概率不会对社会产生任何切实的影响。”美国东斯特劳斯堡大学微生物学教授约书亚·S.卢米斯在专访中说。

在《瘟疫与霍乱》中回看十九、二十世纪的进步与动荡

既然灾难从不曾缺席,人类如何实现康复?

主要原因是无保护的性行为。

传染病如何影响了人类的信仰?

在文学中,当传染病肆意传播时,一部分人的信仰可能会深化,但另一些人可能会拒斥乃至于彻底抛弃信仰。

灾难中求生:如果说2020年不太真实,末日小说又有多真实?

在这不太真实的一年中,让我们在灾难小说中寻找生存的可能与微妙的启示。

居家工作的日子里,你想念曾经厌烦不已的办公室了吗?

没有讨厌的通勤和同事,在家办公应该再好不过了,但为什么人们却想回到办公室呢?

以对话打破禁忌:死亡咖啡馆里的死亡闲谈

死亡咖啡馆活动越来越多,谈论死亡能够帮助人们接纳宿命吗?

位于蒙古国西部的巴彦乌列盖省乌兰呼斯县发生疑似鼠疫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