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关系
思想界 | 在外卖骑手的困境中,消费者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外卖骑手困境与诺兰新片《信条》。

过劳的年代 | 2019年,劳动者经历了什么?

在这样一个“风险社会”里,劳动者要如何应对工作制度的结构性变化,重新找回彼此的联结,共同对抗制度性不公?

泡沫之下:21世纪科技创业时代的苦工现状

两本新书探讨了全球劳工面临的窘境,以及行业该做出何种改变。

大公司福利另一面:Uber再申司机非员工,Facebook警卫要打三份工

就算为其工作,它仍然是别人家的公司。

裁员大盘点,各家公司如何说分手

裁员好比感情破裂,一家企业的声誉不只是靠在职员工维护的,纵然缘分已尽,离职员工也应当被看成是企业的一笔财富。

2月2日,中华全国总工会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近10起典型劳动违法案例,多家知名企业上榜。全总相关负责人称,以后将从立法、执法等方面加强劳动法治制度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