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
2021都柏林文学奖获奖者路易塞利:我不知今天的写作带我去向何处 | 专访

在路易塞利最早被译介到中文世界之时,界面文化曾经对她做了一次专访,不仅聊到了她的两部小说的创作,也聊到了创意写作是否可教、女性作家与母职的关系等等。

小说家凯瑟琳·梅农:纯数学与纯文学的灵感从同一处来

凯瑟琳·梅农讲述了她的首部小说——一个关于马来西亚家庭的黑暗秘密的故事,以及她教授机器人学的另一种生活。

从脑震荡到虚无感:关于海明威的新纪录片告诉了我们什么?

肯·伯恩斯和林恩·诺维克的纪录片《海明威》,将以戏剧化的形式呈现美国文学史上的一次伟大革命。

上海第一家侦探推理书店开业,店主时晨:希望书店能孕育推理评论与研究

时晨同时也是一位推理小说家,他认为,现在去逛很多大型书店连锁书店和随便点开网络电商的页面没什么不同,店主推荐是非常必要的,一家书店里一定要有其他地方没有的书。

为菲利普·罗斯作传:一位被力比多束缚的文学巨子的最后生命

从麻烦的婚姻到《萨巴斯剧院》和《美国牧歌》的突破性写作……罗斯亲自挑选的传记作者写了一本好书。

对话《刺杀小说家》作者双雪涛:“给跟我合作的电影人以最大的宽松”

“如果电影亦步亦趋跟着文学后面走,那肯定要死定了。我已经通过我的文学表达了我自己,现在你现在你可以通过你的电影表达你自己了。”

印度小说家梅哈·马琼达:对很多人来说书籍一无所用

《一场大火》的作者讲述了编辑的身份如何影响她的写作,为什么她的童年让她注意到了文学的局限性。

【专访】作家陈春成:群山间有无数秘密,正以一种你不能理解的方式运行

沉迷对联的人,在对联完整之时,会听到凤凰的鸣叫,同时天降情霜;酿酒师混合五行酿出的酒中有无尽的黑,有瑰丽的星云,凡是看过这坛酒的人都对世间事不屑一顾。

乔纳森·弗兰岑将推新作三部曲

乔纳森·弗兰岑的打脸之作将于明年5月出版。

家庭是什么感觉?科尔姆·托宾:当家扩展至女性命运和国家认同

“一个作家一生中只能写两本书,一本是如何离开家,一本是如何回家。”对谈作家毕飞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