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诺曼·奥勒谈“纳粹嗑药史”:毒品也许是独裁政府最好的权力手段

奥勒在书中提出的一个重要的观点就是纳粹的意识形态战实际上是毒品战,这为我们重新去理解纳粹德国的历史提供了一把钥匙。

“满洲馆”V.S.热河“金庙”:1933年密歇根湖畔的主权之战

在和日本人修建的“满洲馆”对决中,热河“金庙”取得了完胜。不过,中美之间的“默契”和“联手”并非计划之中,双方也未就展陈方案有过提前沟通,这看似巧合又仿佛是必然的 “合作”,堪称日后中美同盟的序曲。

坂口安吾的反抗:我们必须堕落!

“所谓人的、人性的正常姿态是什么?想要的东西就老老实实地追求,讨厌的东西就光明正大地讨厌。仅此而已。”

大英博物馆如何挺过了两次世界大战?

1940年8月,在二战的战火中,大英博物馆罕见地举办了一场名为“自杀性展览会”的特别展——无论是这个名称,还是这一行为,无疑都极具英式幽默了……

艺术的劫掠与归还: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对于一个政治运动来说,艺术品从未如此重要过,它们也从未这么大规模地被迁徙过,它们是意识形态、贪婪和生存的无所顾忌游戏的马前卒。

广岛核爆73周年:人在那一刻被烧光 除了影子什么都没留下

蘑菇云的颜色不断变化:蓝、黄、红、橙红……有人说:“那里有世界上的每一种颜色,美丽极了。”也有人说:“那块云里除了死亡,什么都没有,只有那些升上天堂的日本灵魂。”

波兰人民的战争回忆得到了最突出的展示,但波兰却不是唯一的故事叙述者。

是谁出卖了安妮·弗兰克?这本新书声称找到了新线索

这本书中的结论受到多方面的质疑,究竟是不是安·范戴克出卖了安妮一家,仍是一个谜。

核劫余生:蘑菇云下的真实经历

“现在,关于原子弹轰炸,”长崎诗人尾山高见写道,“不再那么抽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