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
德铁路公司拟以犹太人大屠杀受害者名字命名火车引争议

批评家表示,德国国家铁路(Deutsche Bahn)用《安妮日记》的作者来命名火车,会勾起人们对迫害犹太人的惨痛回忆。

犹太人历史苦难的崇高化 是他放弃自己犹太人身份的原因之一

以色列是一个民主国家吗?纳粹种族屠杀是犹太人的特有悲剧吗?如果你能解答这两个问题,大概就可以理解为何施罗默·桑德放弃了他的犹太人身份。

一个二战日本兵的口述史:今天最需要的 是理解他人的生活

一个出身底层的普通人险些被战争摧毁并最终超越战。透过他的人生轨迹,我们依稀窥到他背后那个因战争而脱离正轨又艰难回归的日本社会。

二战中的苏联女性:至关重要却被忽视的角色

女性在战争中做出的贡献一直以来都被忽视了。

诺兰新片带我们身临战场 而这本新书则揭示了二战的复杂遗产

70多年以来,人们对于二战的理解可能已经根深蒂固,但我们所看到的、接触到的都是真实的吗?在大众的记忆日渐模糊之际,基思·罗威通过采访战争幸存者们,为我们还原历史的真相。

时至今日,对于苏军和德军的人员损失比例,仍无定论。总体来说,最符合真相的数字大概是红军死难人数是德军的1.5-3倍。为什么数字不是颠倒过来的那样,红军缘何损失更加惨重?

这个逃脱故事比电影情节还要精彩刺激。

德国到底还有多少未拆除的炸弹?有报告曾表示,直到最后一颗哑弹被挖出,可能还需要2000年时间。

1941年的布罗迪战役规模更大,但鲜为人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