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疫情下的娱乐营销:预算减少、“效果”导向加强,艺人遭遇“黑天鹅”?

不同平台感受着不一样的温度,而综合视频平台上的不同内容品类也进入了“冰火两重天”的状态。

《歌手》真在“当打之年”吗?

当观众不再需要“统一的标准”和“全民的偶像”,这档靠选出“一锤定音”的“歌王”而走红的节目,注定要陷入因观众变化所引发的各种争议与割裂之中。

手撕笑果,“脱口秀天才”池子下一步怎么办?

此次池子的解约风波,或许也会改变笑果的人才管理方式。

数据 | 前有“央视”后有“网综”,地方卫视综艺死拼求生

尼尔森和中信证券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中国电视综艺收视率排名前四名均为央视的综艺节目,地方卫视方面,前二十名中湖南卫视上榜最多,有5部综艺进入前十名。

《追我吧》停录面临检查,还有多少综艺以虐明星为卖点?

“节目竞演存在激烈竞争之情形,可能会给乙方将造成生理、心理负担。”

表演类综艺扎堆,到底谁能从中受益?

在综艺里被夸上天的演员越来越多,但为什么我们并没有看到更多的好戏?

从《野狼disco》到东北文学:干仗叙事、小品化和你老舅

借由不标准的粤语和支离破碎的港式片段,他们想象着粤语电影的刀光血影与江湖义气,又以摇动胯胯轴、比划郭富城迅速将这种想象瓦解至一套易模仿、可一直重复的表演。

MBC“跨国讨债”灿星:6档节目都欠钱,索赔金额或上亿

在将海外模式在中国“发扬光大”的同时,灿星的综艺却屡屡陷入版权争议。

“蒙面歌王”遭跨国起诉,灿星IPO前途生变?

灿星因成功推出过《中国好声音》、《蒙面歌王》、《这就是街舞》等热门综艺而名声大噪,如今随着MBC维权升级,灿星未来可能将面临一系列的诉讼……

有了流量明星,这些节目也会成为“流量综艺”吗?

任何升级为爆款的节目内容,都具有着同一个属性,那就是打破圈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