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梵蜜琳:贵妇会买贵妇膏吗?

能破浪的姐姐不好“忽悠”。

综艺咖也搞101选秀,有必要吗?

国内市场的“综艺咖”并没有形成职业化,也处于娱乐语境里的末端,如何改变市场的刻板印象,又如何找到工业化的路径,将是“综艺咖”选秀需要深思的地方。

“敢有光芒”也无用,女团终于囹圄圈层?

三个女团错峰出行,看似谁也没碍着谁,也难掩疲态。三个女团的各自热度加起来也没能制造盛况,用老生常谈的话来说应当是,“这届女团真的出圈了吗?”

“创”的三年,如何影响了国产偶像行业?

随着火箭少女101顺利毕业,这个属于“创”女团的接力棒,交到了“硬糖少女303”的手里。

平台的“综N代”,卫视的“创新牌”

在数量与热度的双重束缚下,下一轮的综艺竞赛中哪个类型与平台又会跑出来,缺少了两档团体选秀节目的综艺市场还能否继续高热?

阿朵,姐姐不惑

自立门户的阿朵,不得不面对民族文化行业粗制滥造的风气,大众对新音乐元素的本能排斥,以及年轻文化市场给一位四十岁女性留下的并不宽阔的生存空间。

创造营2020:少女们的高光与背后的运营力量

和火箭少女101、R1SE一样,今年腾讯视频“创系列”推出的第三代偶像团体依然由哇唧唧哇负责运营。

「沉默」拍了拍伊能静

伊能静背后还有等了多年靠《隐秘的角落》爆出圈的秦昊,“伊能静事件”后续发酵会不会“反噬”秦昊口碑,一切都不好说。

爆款缺失的2020,“观察类综艺”是如何陷入迷途的?

吴昕的泡脚桶、papi酱的女性独立话题、陈建斌综艺走红……等等话题,引发网友浓烈的讨论兴趣,注意力几乎被收割。但显然,2020年对观察类综艺不太友好。

那些私藏的宝藏乐队就这么被《乐队的夏天2》发现了?

这些乐队可能出现在《乐队的夏天2》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