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
【一周教育要闻】北大补录“低分”考生引争议,小学奥数竞赛卷土重来

北京大学招生委员会宣布补录此前被退档的两位考生,知名小学奥数竞赛“华杯赛”、“希望杯”借研学之名行竞赛之实。

北大补录“低分”考生再引争议,为何名校不应只招高分学生?

对边远、贫困、民族等地区的定向招生,是一项促进教育公平的举措。

北大三次退档河南贫困考生引风波,分数太低退档过线贫困生算不算违规?

在本次风波中,“国家专项计划”走进人们的视野。

高考失利,本科出国留学潮起:一年至少二十万值不值?

因高考成绩不太理想而出国留学,成为很多中国学生的“第二条路”。

毛坦厂中学上海复读班已被叫停,招生公司无教育资质

毛坦厂中学及六安金安高级中学在官网撤下了招收“上海考纲复读班”的通知。

投档线最大降幅超100分,财经类高校为啥今年不吃香了?

招生计划无法满足时,下调投档线就成了解决办法之一。

7月23日下午,毛坦厂中学“2020年上海考纲补习班” 被六安市金安区教育局叫停,六安市教育局和金安区教育局到毛坦厂中学展开调查。上海闵行区市场监管局已对上海麦坚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涉嫌虚假宣传一事进行调查,毛坦厂中学要求该公司停止侵权行为。

7月19日,教育部、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三部门宣布联合治理非法仿冒省级招生考试机构网站和公众号。三部门要求各搜索引擎须将各省(区、市)招生考试机构网站优先推送至最前列,方便考生准确查询。

独立学院向何处去:搬到县城里的大学

当那些搬迁到三四线城市,甚至县城里的大学,没有了母体高校的品牌、师资支撑,还会有多少考生愿意报考?这是举办者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衡中搞的就是素质教育”,应该怎么理解?

衡中每年有100多名学生考进北大、清华,能说这些学生没有素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