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
从蔡徐坤到丁真,中国女权在2020的一次标志性胜利

2020年,我们不知道女权进展到何种历史阶段,但男性的外貌焦虑显然才刚刚开始。

右翼暗影下的波兰:当堕胎和同性恋被禁止,当托卡尔丘克成为“叛徒”

这不是一起孤立事件,对女性权利的挤压是近些年来整个波兰危险变化的缩影和中心。

【专访】斯坦福性侵受害者香奈儿·米勒:“与其让她独自呐喊,不如成为她的声音”

香奈儿认为,既然法律对被告人做了无罪推定,那么受害者也理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即在被证伪之前得到人们无条件的信任,她们不应当辛苦地去博取这种信任,就像社会不应当压制女性的自信心,同时又抬高男性的。

思想界 |“散装卫生巾”引争议: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散装卫生巾”引发的争议与近日逝世的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

从“粉红税”到“智商税”,呼吁更便宜的卫生巾究竟激怒了谁?

使用卫生舒适的经期用品是每个女性应有的权利,而不该成为她们的负担。

对女权的错误示范,都在《乘风破浪的姐姐》里了

宁静、张雨绮是“彪”不是“酷”。

【箭厂】看完片,我比李佳琦还了解口红

我们日常涂抹它,但我们未必了解它。口红,曾经男女都为之疯狂的单品。为何如今成为女性名片?捣毁口红就是女性主义象征吗?身体政治系列第1集不给你正确答案,只提醒你对日常也保持敏锐与好奇。

少点一星党,才能多一部五星剧

《美国夫人》的故事,无疑为逐步崛起的女性主义思潮带来了诸多启示。

堕胎女性并非邪恶医生的受害者,而是自愿知情的参与者

相当多美国人认为堕胎是用夹钳把成形的婴儿从女性身体里拖出来,而事实上,美国大约有1/4的堕胎是药物堕胎,90%的堕胎是在妊娠发生后的第十三周或更早时实施的。

从女巫审判到网络羞辱:被侮辱被谴责的女性受害者

几个世纪前那些骇人的指控和刑罚,不由得让人想起当今年轻女性正在遭受的骚扰和谴责。时间跨越了四个世纪,女性的遭遇竟然还是一个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