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
后真相、党派斗争与信息战如何塑造了今天的世界?

看似各自独立的三个问题,在当代西方政治的框架下,是彼此连带、彼此作用的力量。

在旧的与新的恐惧之间:罗斯福新政如何重建了美国制度?

从某种意义上讲,经过罗斯福新政的洗礼,对于这个不完美的世界来说,旧的恐惧消失了,但是新的恐惧却延续至今。

一个持续右移,一个一味反对:乔姆斯基眼中特朗普时代的民主党与共和党

理解2016年大选“为什么是特朗普(Why Trump)”这一问题,对于我们认识和预测2020美国大选亦有意义。

新自由主义的黄昏

对于任何经历过克林顿时代——或者还记得奥巴马时代——的人来说,民主党内对曾经神圣不可侵犯的新自由主义思想的摒弃行为,简直令人震惊。

【思想界】吴亦凡粉丝刷榜:在iTunes美版榜单登顶就是为国争光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吴亦凡粉丝海外刷榜以及美国中期选举。

仅有37%的美国人相信民主党有所代表,其中过半受访者相信民主党唯一能代表的就是反对特朗普。

今晚,我站在这里,因为在这场选举中,只有一个人,让我放心地将这个责任交付;只有一个人,我相信真正有能力胜任美国总统一职。这个人就是我们的朋友,希拉里·克林顿。

如果一个美国人觉得自己已被抛弃,那么特朗普的政策确实非常诱人,不管是对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但他能否兑现承诺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_(ツ)_/¯ 也许不少人会借此表情嘲讽美国两大政党。盖洛普民调出现了有史以来唯一一次两党支持率均不及40%的情况。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