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班
从韦伯的“天职”到格雷伯的“狗屁工作”,我们如何认识工作与人的关系?

将陈映真的小说与格雷伯和韦伯结合来看,它们似乎指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当就业环境不再如人所愿,当“天职观”信仰无处不在,身处其中的人们是否将被工作湮没——而即使是狗屁工作,人也难以动弹更遑论逃离吗?

鸡血与毒药:病态职场里消逝的生命

拿命换钱是当今职场常态吗?人的身体最多可以承受多长时间的加班?“过劳”对人的身体器官运行状况有何影响?

今天,你比赛加班了吗?

加班是职场上的道德绑架,还是晋升阶梯?

加班、失业与打零工:互联网如何改变了我们的劳动?

是时候意识到个人努力的局限与边界,反思当下经济运行机制的弊端了。

智联招聘:超7成白领无偿加班、996工作制有蔓延趋势

智联招聘CEO郭盛指出,不管是长时间加班,还是企业主动要求996/995工作制度,都是为了在残酷的商业竞争中赢得更多胜算。但随着时代的发展,求职者的心态、雇佣关系甚至劳动模式都在发生变化,简单粗暴的从工作时间上要求员工,会因为失去员工的工作热情而降低效能甚至忠诚度。

赵忠:“996”应是员工与企业的双向选择和匹配

劳动力市场的均衡不可能是单一的;在政策上,要切忌一刀切,给员工和企业留下选择的空间。

“自愿加班”是当代资本主义的一个谎言

“热情,过劳,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的工作,这些被绑在一起可不仅仅是为了便于管理。Carl Cederström和Peter Fleming认为,如今工作的本性就在于,它不仅压榨工人在单位的时间,更榨取他们的生活本身。”

运营从业者九成薪水不过8k 六成加班是常态

运营伴随着互联网经济而出现,几乎被90后垄断。

无偿加班和冻卵 澳大利亚员工也在焦虑不安

仅靠员工无偿加班,雇主们一年就相当于白赚了1300亿澳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