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
传染病的艺术:19世纪的艺术家如何描绘肺结核?

当时的医学没有能力控制传染病的迅速蔓延,于是人们诉诸艺术帮助满足理解和处理疾病的需求。

孤坐黑暗中:英国一系列知名作家艺术家加入“黑暗栖居”项目

在黑暗中呆上一段时间,你可能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灵感。

“脚,我要你有何用?”:弗里达为何在疫情期间大受欢迎?

在生命的最后一年,弗里达身体衰竭,被强制卧病在床。然而在这位天才墨西哥画家改造下,囚困她的卧室成为了艺术的圣殿,她的痛苦也绽出了绚烂的奇花。

对话大卫·霍克尼:画家只活在当下,未来无人可许诺

英国最伟大的健在画家霍克尼谈论了他在诺曼底乡下隔离中的生活,为什么iPad比颜料和刷子更适合拿来作画,以及他在春天的忙碌与欣喜。

从极度痛苦到令人愉悦,医疗绘画经历了怎样的变迁历史?

我们今天在医疗中心看到的那些令人愉快的图片,已然与历史上挂在或绘在医院里的那些虔诚的、宏伟的或令人痛苦的绘画大相径庭。

疫情中的现代孤独:我们都是爱德华·霍普的画中人吗?

美国画家爱德华·霍普笔下荒凉的城市景观和自我隔绝的人物形象,捕捉了现代生活中的孤寂与疏离。可怕的是,疫情爆发为他的作品赋予了新的重要性。

隐藏在伟大艺术品中的风流韵事

有人认为比利时弗拉芒画家安东尼·凡·戴克的一幅肖像画隐藏了他爱情生活的一个秘密。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就是从卡拉瓦乔到弗里达·卡罗这段艺术风流史的一部分。

艺术家的社交生活:高更与梵高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孤独

从他们的肖像画中不难看出,高更与梵高这两名人们眼中的艺术界的伟大孤独者,他们的生活均与家庭和社会群体有紧密联系。

马桶上的死亡:几乎击溃弗朗西斯·培根的巴黎画展

这场画展是为了让这位艺术家与毕加索平起平坐。但是他的情人和缪斯自杀了,一切陷入了混乱。

“我从不进行内省”:卢西安·弗洛伊德的放荡一生

卢西安·弗洛伊德一生放浪形骸且自私,其画作在艺术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