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世界观

“在经济复苏预期、疫苗研发进展、有利的金融环境以及企业、政府、家庭支出增加等因素共同作用下,短期内出现全球性债务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与去年同期相比,日本经济仍收缩近6%;反弹规模也略弱于其他主要经济体。

开源还是节流,是特朗普和拜登在经济政策上最根本的分歧。

眼前的疫情叠加脱欧问题,加上未来英国潜在的低增速、高债务和不确定性较高的政策环境,都将给英国经济、财政和社会带来逆风。

“美国就业市场2024年前基本不可能恢复至疫情前的状态。”

由于劳动力市场参与度下降,中期内亚太地区经济产出仍将低于疫情前水平。

埃尔多安经济学,无法恢复土耳其昔日荣光

土耳其十几年的经济高速发展。但近两年却开始显露疲态,陷入低增长、高通胀、高失业率的窘境,里拉狂跌。

新冠肺炎疫情使得经济数字化脚步加快,同时也增加各国财政压力,税改需求更加迫切。

“经济衰退除了受政府封锁措施的影响,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人们担心感染病毒、自愿避免社交活动所造成的。因此能否实现持久的经济复苏,仍取决于能否成功化解卫生危机。”

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提议缺乏“消灭病毒的战略计划”,而且对州和地方政府,以及美国家庭提供的资金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