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
科斯塔图书奖揭晓,27岁的萨莉·鲁尼成该奖项最年轻小说奖得主

斯图尔特·图顿凭借《伊芙琳·哈德斯卡尔的七次死亡》拿到了最佳处女作奖,此前曾与布克奖失之交臂的萨莉·鲁尼则捧得了今年的最佳小说奖。

睡前故事:“我喜欢这个故事,等不到听完就睡着了”

失眠的人越来越多,而作家菲比·史密斯的工作就是写出能让他们放松精神,快速进入梦乡的故事。

致写作者们的一张书单

当我们提起笔来,问题也随之而来:写作的技巧在哪里?写作是否要取悦读者?写作能维持生活吗?如果小说是虚构的,写作者的真实来自哪里?……

高贵的悲伤:为何悲伤能给人以创作灵感而快乐不能?

悲伤让我们看上去更高贵、更优雅、更有大人模样,但若是仔细想想,这实在是一件颇为诡异的事情。

英国作家莎拉·佩里谈在药物影响下的写作

《埃塞克斯巨蛇》一书的作者萨拉·佩里因受疾病困扰而痛苦不堪,医生给她开具了强效鸦片类药物。这不仅让她产生了可怕的幻觉,也让她对于药物文学产生了新的认识。

写什么与为什么写:6位布克奖短名单入围作家的自述

入围今年布克奖短名单的6位作家在作品中讲述了奴隶的跌宕之旅、特警队武力逮捕嫌犯,或是人类与树林之间的战争等一个个精彩的故事。他们是如何创作的?他们为何关注这些话题?今年的布克奖已见分晓,这6位作家与我们分享了各自文学幽径上的独特风景。

如何写出一句完美的句子?

鲍德温认为一句话应该“像骨头一样干净”;奥威尔则认为应该将一句话删得越简洁越好;伍尔夫在动词中找到了能量……这些知名作家在写作方面能给我们些什么意见?

卡夫卡为什么给主人公起名叫K?作家起名的艺术

阅读伟大作品,是向作者学习,也在很大程度上,是与作者的艰苦较量。

【专访】阿乙:这是一个互讹型社会 市场经济下的农民与曾经的农民截然不同

阿乙是派出所警察出身,他说“我的作品非要通过打打杀杀才能够看到人性”,他不喜欢小情小爱的故事,到现在也没读《理智与情感》。

英作家遭遇版税寒冬 写作糊口越来越难

从2005年到2013年,将写作当作全职工作的英国作家比例从40%下降到了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