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行业
油服企业或被榨干,全球石油生产商投资缩水1560亿美元

油田技术服务企业正遭受业务量锐减与服务成本压榨的双重打击。

“昔日壕门”钢铁业今与昔:降薪、分流安置,死守1元“退市警戒线”

在2019年行业景气度下滑的背景下,今年一季度又叠加了疫情对终端需求的冲击,整个钢铁业又过起了苦日子。

改造传统行业有多难?这里有三个创业者的经历

在不成熟的市场,创业者面对的是整个产业标准的不明确,以及基础设施的重建。相比起当今的风口行业,前者的艰辛,往往也显得不那么有趣和性感。

在科研单位赚钱比BAT或金融证券公司多?其实那是“起步价”

薪酬报告的发布频频挑战一些媒体的“阅读理解能力”。

两家传统行业公司的进与退:晨鸣纸业大股东买下青岛啤酒的两块地

青岛啤酒甩出了两宗从未开发过的地块,接手方是山东另一家上市公司晨鸣纸业的大股东寿光晨鸣控股有限公司。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指出,“温州的银行存款余额去年有8600亿,长三角更有资金实力,这就是战胜危机的物质保障。温州(制造业)还没有流尽最后一滴血,只要有市场前景、有好的项目,这些钱照样会投出去,因为资本是逐利的。”

行业也许会消亡 你却没有入错行

有的行业在消亡,有的只是暂时不景气。摆在你面前的道路并不只有“逃亡”这一条,沉下心来钻研一番吧,这很可能是你更新装备、实现升级的好契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