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不想坐班,逃离大城,拥抱副业:疫情如何改变了人们对工作的态度?

这场瘟疫促使许多员工开始思考自己的未来,以及他们是否还想重返办公室生活。

从狩猎农耕到城市996,工作为何越来越累?

人类的欲望真的是无穷无尽吗?

日本作家津村记久子如何打破了书写“狗屁工作”的经济决定论套路?

在《没有轻松的工作这回事》中,日本作家津村记久子把注意力放在了对看似毫无意义的工作的关怀上,她想阐述的是一种劳动理论——无论做什么工作,工作本身都是有尊严的。

从韦伯的“天职”到格雷伯的“狗屁工作”,我们如何认识工作与人的关系?

将陈映真的小说与格雷伯和韦伯结合来看,它们似乎指出了一个重要问题——当就业环境不再如人所愿,当“天职观”信仰无处不在,身处其中的人们是否将被工作湮没——而即使是狗屁工作,人也难以动弹更遑论逃离吗?

年轻人原地过年,也不忘搞钱

春节假期关键词:为爱搞钱。

今天的我们是否太爱工作了?

分裂我们的力量包括一个错误的命题,即工作的不断扩大的情感需求应成为我们所有人个体生活中意义和价值的主要来源——而事实上,对工作的热爱让我们被剥削、筋疲力尽、感到孤独。

草根UP主谈梦想:万一真的实现了呢

当头部UP主纷纷晒出收益红榜时,“野生”UP主仍在迷茫之中求索未来……

“白手起家”的福建打工人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加油!互联网打工人,趁你还没到35岁

互联网就是不一样,还比别人多了一层年龄焦虑。

疫情导致全球失业率攀升:如果人人都有基本收入,你还会选择工作吗?

基本收入并非应对危机的补救性措施,有薪工作也不应该是安身立命的唯一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