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入不平等
桑德尔对话项飙:崇拜个人成功故事为什么是危险的?

在谈及哈佛女孩刘亦婷和谷爱凌等事例时,桑德尔认为崇拜个人成功故事的危险在于,它们会分散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不再关注如何为更广泛的社会公正创造条件。

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遗作出版:不平等并非文明进步的代价

一位考古学家和一位人类学家拆解了关于早期社会运作方式的公认智慧。

疫情、平等与性别:劳动和工作如何改变了人类世界?

赋予工作意义的是我们对集体利益的追求,但在疫情中,工作里的深刻不平等暴露了出来。

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谈后疫情时代:新冠疫情敲响了新自由主义的丧钟

“在后疫情时代,社会不平等问题是会加剧还是会得到缓解?至少从短期来看,许多观察性证据告诉我们,这种社会不平等可能会继续恶化。”

“小镇做题家”背后的世界:出身小镇的985大学生为何自嘲废物?

如果说小镇的复杂空间孕育着中国文学的希望,那么“小镇做题家”的境遇又能够为揭示我们怎样一幅教育与社会图景呢?

托马斯·皮凯蒂的《资本与意识形态》:如果不平等不合法,为什么不改变它?

法国明星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携新作《资本与意识形态》回归,他在书中主张不平等的根源来自意识形态。

贫穷、阶级固化根源何在?你的朋友圈或是答案之一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马修·杰克逊指出,人以群分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如果我的朋友都很穷,很可能我就会一直穷下去,我的孩子以后也都很穷。所以,社会的固化和收入不平等有着密切的联系。”

那些受到这些增长模式负面影响的人,以及那些没有足够机会分享增长福利的人,变得越来越失意懊丧。这会加剧社会极化,从而导致政治不稳定、政治僵局或者决策短视,长期来讲会严重影响经济表现。

“我们不能坐视下一场脱离或进一步解体,而不对当下的欧洲进行根本性改变。”

宋晓梧:中国的税收进一步加大了收入差距

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中国收入分配研究院院长宋晓梧指出,税收作为二次分配的手段,中国的税收又进一步加大了一次分配的收入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