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
27万人豆瓣 “劝分”,为何网上还有很多复合挽回的广告?

情感咨询是一门什么样的生意?为什么线上会有这么多复合、情感挽回的广告?

国产剧豆瓣评分“通货膨胀”了吗?

是这届流量更努力了吗?

豆瓣回应“股权重大变更”:阿北仍是CEO,实质股权结构并未变动

豆瓣表示,目前公司最大股东仍为挚信资本,李亚飞为公司副总裁,股份为代持。豆瓣创始人阿北目前仍然在股权结构之中,也依然是豆瓣CEO。

同趣小组,饭不好恰

小组产品很少能输出成功学,也进化不出大型商业体。

鹅组十年与中文互联网的娱乐代际

鹅组与母体豆瓣的矛盾与割裂。

《隐秘的角落》大结局豆瓣破9分,你看懂里面的浪漫和现实了吗?

将家庭与成长向悬疑耦合,将此前“隐秘”的题材最大程度地做到了阳光化。这种走向阳光的过程,也超越了“浪漫的再创作”概念本身,具备着行业的现实意义。

绘梦动画为什么“屡败屡战”?

动画项目的运营,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挨骂的余欢水,脆弱的豆瓣分

回归到《我是余欢水》,这部剧目前掉到7.5分,从客观上判断该剧的品质,冤吗?

“消失的鹅组”和拧巴的豆瓣

这种对豆瓣又爱又恨的“拧巴”,一如过往14年来豆瓣的商业化发展的写照。

豆瓣不能死

文艺青年不是没有商业价值,而是要找对变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