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劳死
今天的我们是否太爱工作了?

分裂我们的力量包括一个错误的命题,即工作的不断扩大的情感需求应成为我们所有人个体生活中意义和价值的主要来源——而事实上,对工作的热爱让我们被剥削、筋疲力尽、感到孤独。

思想界 | 占领国会山:美国政治乱象是因为特朗普“推特治国”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特朗普支持者占领国会山事件以及拼多多员工猝死所引发的讨论。

“拼多多官方回应”:怎样确认一张网传截图的真假

这是一个网民同心合力战胜了所谓“辟谣”的故事。

大厂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村店喜欢否认来、道歉去

敢于承担责任,某种意义上才是真正敢于担当的大厂风格。而不断地解释来解释去,从否认到道歉,还不彻底,则让人难免觉得小家子气。

知乎称“冷血”声明为真,拼多多再回应:系外部供应商所发

拼多多称,经公司排查,该内容系拼多多营销合作供应商员工用个人手机发布,该言论不代表任何拼多多官方态度,拼多多官方对该言论表示强烈反对。

拼多多确认23岁女员工深夜猝死,称“没人性”回应系谣言

不要相信各种网传截图和所谓的"拼多多回应"。

思想界 | 比“受害者为何不离开”更重要的,是质问施暴者为何有恃无恐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宇芽控诉家前男友沱沱的施暴行为及高以翔意外死亡事件。

是弱者赋权还是自我欺骗:合作社是过劳时代的一条出路吗?

乍看之下,合作社令人生疑。我们是否还需要另一场不切实际的乌托邦实验?如果合作社并非空想,这样一种经济合作实践如何能在现实中存续下去呢?它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工作场所的民主和平等?又会不会只是另一种让劳动者自我欺骗的企业意识形态?

不工作,就得死?一份过劳书单

为何生产力越发展,技术越进步,我们的劳动时间却没有减少?过劳状态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有些人越忙越穷,越穷越忙?当我们好不容易不用工作,进入休息状态时,为何仍然感到劳累?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工作至死:硅谷的自利泡沫下,码农要觉醒了吗?

硅谷的忠实拥趸总是鼓吹他们创新、精英的美丽新世界,在这里,拥有远见卓识的人能够得到回报,还有可能拯救世界——可惜这都是胡说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