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投
起底“最低调”的对冲基金:不服高盛、但做高瓴门徒、给实习生月薪6万

影响一家对冲基金的因素只有两个,一个是创始人,一个是方法论。

创投行业内卷化,大批投资人消失在2020

创投行业变为了赢家数量恒定的白热化竞争。夹在中间的腰部投资人,要么“生”、要么“死”,没有中间值。

亚锦科技又一笔“神秘”借款无法按时收回了,借款方与鼎晖关系匪浅

资金流吃紧的亚锦科技为何会对一家偿债能力存疑的公司如此慷慨?

青山资本张野:夹缝中的天使投资机构

我们掌握着投资这样的一种工具,给我们想要的世界投票。

美妆行业的这些新锐佼佼者备受投资人关注

2021全球美妆并购市场展望。

高瓴资本158亿元高位建仓隆基股份,张磊打的什么算盘?

高瓴资本为何敢于"高位"下"重注"?业内分析可能与中国日益明确的"碳中和"路线图有关。

联想控股做战投:一笔投资斩获近百亿回报

如今,联泓新科的成功上市,也代表联想控股在产业投资之路上走出了坚实一步,成为其制造卓越企业理念的又一个典型案例。

2020,腾讯投资的「十宗最」

玩财技怎么了,玩得好就行啊。

雷军变身IPO收割机

2020年雷军大丰收:坐拥4家上市公司,至少收获8个IPO

2020年,已有808家基金“销声匿迹”

没人愿意承认自己被“淘汰”,但确有一批基金越发隐蔽的近乎“销声匿迹”,越来越少人将成立一支基金作为自己创业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