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
每一次社会动荡都指向了更舒适的办公着装?

蓝领或白领,无袖汗衫或西装,我们所穿的衣服能充分说明我们的职业,同时也能影响我们的工作方式。

当宠物衣服成为抢手年货

背后是人类的孤独和市场的博弈。

年内跌幅行业第一“吊牌之王”南极人为何不香了?

在巨额的收益背后,是南极人品牌令人堪忧的产品质量问题。

零售寒冬股价涨近两倍,卡宾的数字化实践做对了什么?

2019年,卡宾提出2020年要“重塑信息化”,2021年全员进入 “数字化元年”。

解放

一直被主流审美忽视的大码女装究竟是如何逆袭的?大码经济除了大码女装,还有多大想象力呢?

波司登羽绒服的“魔咒”?

经历了十三年的波折,波司登终于明白,自己逃不出羽绒服的宿命,既然如此,那就放弃横向扩张,纵向深耕羽绒服业务。

前三季度营收暴跌近70%,市场为何不再偏爱拉夏贝尔?

是什么原因导致曾经女装市场的佼佼者如今式微?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女装市场回暖,走"下坡路"的拉夏贝尔能否找到新的转机?

大码女装鼻祖和杨天真:20年和4个月

杨天真的淘宝店:Plusmall杨天真,粉丝数已迅速积累到10.7万人,累计四颗星。

九牧王扣非净利骤降7成、存货减值飙升 、转型不利路在何方?

九牧王要面临的不仅是疫情的“考验”,其要承受压力还有很多。

淘宝店起家,年赚7个亿,曾涉抄袭的“夫妻档”如今要上市

专注线上不代表单一,反而,其品牌需要扩张,最好的办法就是将设计的力量发挥到极致,形成快速迭代的潮牌效果,这是电商品牌以快打慢的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