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瘾
Z世代的家长,他们到底如何看待孩子玩游戏?

希望到了这一代,游戏与社会之间的矛盾会变得更为缓和。

拯救网瘾老人,关键在“网外”

老人上网成瘾。

“电竞劝退”兴起背后,是“网瘾少年”家长的无奈与押注

通过“电竞劝退”戒除网瘾的方式效果究竟如何?“电竞劝退”的背后,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如果不玩手机,我的手该放哪儿:当手机成瘾与无聊生活无尽循环

为什么我们始终在责备手机成瘾的个体,而不去责备精心设计手机页面吸引用户导致成瘾的设计师呢?

【思想界】游戏成瘾病理化:接踵而至的会是治病良方,还是道德恐慌?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世界卫生组织在最新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中将“游戏障碍”列入成瘾性疾患类别及其引发的争议,以及因单身女性话题再次引发热议的俞飞鸿。

王者荣耀:谁的网瘾 谁的愉悦?

在对垒的舆论意见中,少有人质疑“网络游戏成瘾”的命题是否成立。

当家庭关系全然破裂的时候,这里会不会是某些家长的一种“眼不见,心不烦”的便利方法?

【男人装】杀死网瘾

在这个互联网爆炸的时代,我们无比依赖网络,无数的缺乏自控的少年更是沉陷在网络世界里无法自拔。 其中的一些,就像戒毒所里的瘾君子一样,被送进了“网瘾”治疗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