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
反周期,中国企业深度链接全球

正是有众多笃信全球化的长期主义者,中国的创业者才会在“逆全球化〞的浪潮激流勇进。

【专访】作家王梆:没有人和人的近距离交往,你永远不知道改变世界的途径在哪

在《贫穷的质感:王梆的英国观察》出版之际,界面文化电话连线了身在英国的作者王梆。她与我们分享了伦敦异乡人的经历,也讨论了英国社会的极化与脱欧心理、民主社会主义的可贵之处,以及近年英国民间社会的生态。

戴蒙德与项飙谈疫情、历史和写作:全球化当下正在陷入“理智与情感”的矛盾

贾雷德·戴蒙德认为,“世界的未来取决于中国、美国、欧洲、印度和日本通力合作,共同解决全球气候变化、资源枯竭和不平等问题。”

那些“国家级”酒店集团,正在征服世界?

一批酒店,怀揣使命出发。

从外贸到做品牌,中国制造的大航海时代,如何才能捕获大鱼?

出海,不再是单个企业短期的押注行为,而正在变成一个企业潜至深水区,开拓第二增长曲线的主流。

冰墩墩的走红与大熊猫的文化政治 | 旧文重温

在中国,大熊猫可能是最常被当作吉祥物的形象了,这与大熊猫的文化意涵息息相关。

【专访】《逆流年代》作者纳达夫·埃亚尔:未受益的西方人反对全球化,新兴国家虽获益但心怀疑虑

纳达夫写道,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进一步揭露了20世纪政治退化以无力解决当下挑战的事实。世界正处于一个激变时刻,全球秩序亟需变革。在他看来,人们既能为民族和宗教而战,也能为自由、科学、理性、互惠合作等普世价值观而战。

葛兆光:难得儒者知天下

放在今天来看,许孚远这样的儒者既是开放派,也是改革家。

站在海外视角重新理解出海,全球化赢家为何能赢?

不同的中国品牌,有着不同的出海方式,这与行业特性息息相关。

当王阳明遇见马丁·路德:明朝为何错失了历史机遇?

无论在中国史还是全球史上,明朝都是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形塑着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发展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