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托邦
【思想界】女性只是二等玩家吗?被骚扰与被边缘化的游戏女玩家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游戏领域的性别歧视和伍德斯托克音乐节50周年。

昨天的明天是今天:我们可以从过去的城市愿景中学到什么

从最现代的机械创造的完美风景,到深埋于地下的核试验大都市,我们对未来城市的预言,其实告诉了我们很多关于过去的事。

孤岛、失联与田园想象:后末日小说故事套路面面观

科幻小说中常常会发生一场“舒适的灾难”,将人类与文明社会剥离开来。本文探讨了崩溃的旧社会如何得以向新世界进发。

重回切尔诺贝利:一个梦想的大型坟墓

1986年的核事故给乌克兰带来了重创,也改变了世界。《切尔诺贝利:一部悲剧史》,带我们重回那个曾经备受欢迎的苏联小镇。

“乌托邦就在我们身边”

在这个充满危机的年代,“乌托邦思维”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阿拉斯加实验启示录:“全民发钱”并没有减少就业

实践证明,不附加任何条件向民众发放现金,并不会减少人们的工作意愿。也就是说,“无条件基本收入”的乌托邦式构想最受诟病的问题可能并不存在。

为何大多数乌托邦社区都以解散而告终?

为何乌托邦社区像许多创业公司那般屡屡失败?

古希腊是同性恋者的天堂?事实或许并非如此

多年来,古希腊被视为同性恋者的天堂,但这一印象正随着古希腊学者研究的深入而逐渐崩塌。

世界已如此糟糕 小说该如何与现实相抗衡?

特朗普已经毁了反乌托邦小说吗?有些悲观的作家认定,小说家的想象力不及现实荒谬,小说已无法和当今美国现实相抗衡。

大数据乌托邦使用了你的劳动 却不支付报酬

刷推特和Netflix煲剧确实很有趣,也有利可图。现在是我们认识自己数字劳动成果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