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
大过年的,又被王晶忽悠了

6块钱见证港片没落,也不知是赚了还是亏了。

叶锦添:从英雄主义中塑造新的东方美学,追求极繁也是在寻找奇点

作为曾为多部影视剧塑造视觉印记与审美风格的美术指导,叶锦添认为,自己要做的不是复制传统,也不是后现代的解构,而是重建中国视野中的世界观与自我。

《反贪风暴》为什么能拍到第5部?

反贪系列没能迎来足够好的终章,而其背后的香港电影,也一直困在反贪一样的动作犯罪类型片里。

《怒火·重案》摘掉滤镜后,价值究竟在哪里?

头部港片可以“救市”,但港片长期的产业趋势不可逆。

网大里的小香港

网大留给港人的时间已不那么多。

困在犯罪类型影片里的香港导演们

除了犯罪、警匪类型影片,香港导演们几乎没有更多被认可的发挥空间。

《追虎擒龙》能在五一档掀起多大的风浪?

港片多年的沉淀,在如今内地电影市场的更多需求中成了特定优势。

金牌配角远去,带走了香港影坛黄金时代

观众念念不舍,却只能屡番告别。

《麦路人》的失利再次证明了片名的重要性

含糊的片名和文化上的差异严重影响了一部分观众的观影,不仅看不懂片名,甚至也看不懂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