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捍卫阴道有何意义:掀裙运动、平权运动与性教育

二十年前,凯瑟琳·布莱克利奇书写的阴道史《V的故事》突破了尺度,到今天,“阴道”一词的意味已不同以往。

近年流行的英剧和女性主义政治

采用女性主义理论、女性主义传媒研究以及英国文化学的再现的概念,本文通过描述近年来的一些流行英剧的观剧体验,阐明作为流行文化的英国电视产业已经在女性主义“主流化”的社会趋势下发生的性别再现的变化。

女性知识分子的囚禁与自由:从布克奖得主A.S.拜厄特《巴别塔》说起

弗雷德丽卡在写作过程中深恐创作欲望会被她英国文学的知识背景所禁锢,其实正如她害怕自己的爱恨和欲望完全被婚姻的教条和繁琐所禁锢一样。

遥远的平等 | 2019年性别新闻盘点

我们还需要下一个一百年,才能看到性别平等吗?

小说家露西·埃尔曼:首位得布克奖的黑人女性只能拿一半奖金,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露西·埃尔曼凭借长篇小说《纽伯里波特的鸭子》获2019年金史密斯奖。她谈了谈为什么她更欣赏广岛原子弹爆炸之前所写的书,以及她想象中那个非父权制的理想世界。

韩国作家赵南柱:推荐《82年生的金智英》的女明星被谩骂,男明星被夸有想法

在赵南柱看来,韩国的女性们正在经历一个特别重要的时期——女性们签名、抗议、走上街头,女性中心的叙事在大众文化和文学中的比重不断增加,这样的发声绝非没有意义。

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权威者不在高处,这个世界需要长大

在2007年的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最初被任命为“爱尔兰第一桂冠小说家”时,她并不确定这个角色意味着什么。但特朗普的当选使她开始思考:为什么女性需要一席之地?

思想界|通向平庸的《冰雪奇缘2》:让艾莎穿裤装就算女性成长了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冰雪奇缘2》与人贩“梅姨”画像风波。

女权主义婴儿书是给谁看的?

年幼的孩子单纯可爱,但是他们能够理解少数群体交叉主义这类社会学词汇吗?

过去50年来的行为艺术如何诉说着性暴力的创伤?

女权主义行为艺术家是如何找到一种方式来表达性暴力创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