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箭厂】看完片,我比李佳琦还了解口红

我们日常涂抹它,但我们未必了解它。口红,曾经男女都为之疯狂的单品。为何如今成为女性名片?捣毁口红就是女性主义象征吗?身体政治系列第1集不给你正确答案,只提醒你对日常也保持敏锐与好奇。

“我好像生来就是女权主义者”

为了改变不平等的世界,我们成为了女权主义者,而我们依然走在这条通向光明的路上。

以爱为名的隐秘霸凌:我们为什么会成为煤气灯操纵的受害者?

哪怕有一丁点“我仅靠自己肯定不够好”的想法,或者“需要对方的爱和肯定才能完整”的感觉,就容易遭遇煤气灯操纵。

美国右翼崛起前夕:“反平权修正案”的主妇们是如何拉开文化战争序幕的?

从更大的历史背景来看,在里根时代前夕用性别议题搅动起政治风暴的Phyllis Schlafly预示着美国右翼政治力量的全面崛起。

我是个女孩,为什么还要“像个女孩”?

识别规训,或许才是新时代的女性最该拥有的“女人味”。可惜,很少人幸运到获得这双批判性的眼睛。

《立场有别》:美剧《美国夫人》背后的历史书

近日好评如潮的剧集《美国夫人》实际取材自《立场有别》,作者马乔里·J.斯普鲁尔在书中生动地记载了20世纪70年代推进《平等权利修正案》运动中,支持和反对女权主义的美国女性之间的矛盾冲突。

思想界 | 从冠姓权之争到《美国夫人》:女性为何为难女性?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Papi酱引发的“冠姓权”争议和美剧《美国夫人》中的女性力量角逐。

Papi酱与冠姓权:成功的传播案例,失败的女权运动

中国女权的路到底应该怎么走?

如何分辨女权与田园女拳?

平等的根本是机会的平等,而不是结果的平等。

女人一旦争起冠姓权,就成了“田园女拳”?

归根结底,女性争夺“冠姓权”的行为,在当代又承载了怎样的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