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主义
安徒生《海的女儿》惹争议,我们是否可以用女权理论批判一切?

在女性主义阐释逐渐变成文学批评的“新常态”,乃至成为决定文学价值的统摄性力量的同时,我们也应该思考它背后的危险。

茶室:欧美女权主义历史的最高机密

在美国历史上有一段时期,几乎所有的茶室都由女性经营。她们通常在家里开办茶室,或是在自家的花园里摆出桌椅招待客人。

女性作家的失眠,噩梦还是反抗?

从佩内洛普到弗吉尼亚·伍尔夫,为什么没完没了的失眠也能看作是一种女性的反叛?

被历史遮蔽的女性:忧郁的革命者戴洛瓦涅

出生于富足家庭的戴洛瓦涅在法国大革命中为女性权利积极发声,直到悲剧的发生。

商业化“弗里达”:被量产的反资形象,受凝视的女性偶像

以弗里达为原型或灵感的商品随处可见,这是否与她本人的理念背道而驰?

“麦瑟尔夫人并非女权主义者”:这部美剧第二季为何缺陷颇多仍值得一看?

《了不起的麦瑟尔夫人》第二季在内容与美学层面上都打了折扣,女主米琪的过关斩将之姿也略有“玛丽苏”之嫌。但喜欢一部色彩缤纷、女演员尽心出演、配乐精良的剧又有什么错呢?

透过哈勃望远镜看科学界的性别歧视

多年来,相比于女性科学家,男性科学家在申请使用哈勃望远镜时更容易通过——直到评审机制得到了改变。

从当代女德回看晚清女学:中国女性是如何一步步艰难解放的?

中国女性的启蒙与解放道阻且长——女性并非作为独立的个体、而是作为未来男性公民的母亲来接受教育的;女学生成为了一道流动的风景,长久处于男性凝视之下;女学生和“小孩子、下等人”一起,接受来自男性的“启蒙”……

中国将逐步推广无痛分娩:分娩之痛并非天经地义

女性的身体从此被管理、被控制。和生育相关的疼痛却从来没有走出私领域上升为公共情感。

当使女已成政治符号,阿特伍德续篇《遗嘱》有可能突破前作吗?

我们认为《使女的故事》是对特朗普和极右主义的批判,却忽视了小说中对上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女权主义的矛盾描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