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经济

欧盟认为,在医疗健康、交通运输、警方执法、司法判决等“高风险领域”,AI技术的使用或需要符合额外的法律规定,以保障个人的基本权利。

穆迪下调欧元区主权信用评级至负面

记者崔璞玉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周二将2020年欧元区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去年的稳定下调为负面。穆迪称,这主要是因为“国际环境恶化”,以及欧元区经济体在面对日益严峻的保护主义和地缘政治风险时较为脆弱,且应对经

英国央行维持关键利率不变,下调经济增速预期

英国央行称,如果全球经济未能企稳,或者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依然盘踞,那么货币政策或许需要为预期中的英国经济复苏提供更多支撑。

“欧美经贸纷争从未停止,数字服务税纠纷只是冰山一角。”

在今年3月联合国发布的《2019年世界幸福报告》中,冰岛位列第4。但总理表示,这个只有35万人口的国家还面临着许多挑战,比如改善公共交通和应对抑郁症。

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威胁下,部分富豪担心负利率导致银行会对现金资产收费,还有人担心自然灾害。从伦敦到瑞士再到美国,他们争先恐后把资产放在某个安全的城市安全的房间里。

在欧洲众多“避税天堂”之中,爱尔兰对跨国企业尤为依赖,该国有一半企业税集中在十家国际巨头上,而企业税占该国税收的比重达五分之一。

波兰有一项社会主义遗产经常被忽视和低估,那就是它留下了一个开放的、平等主义的、没有阶级的、尊重才能的社会,这是波兰和其它东欧国家成功的一大动力。

德国内在的结构性问题在于单一的产业结构。不同于法国拥有强大的飞机制造、核电技术、文化旅游产业甚至是农业,或者美国那样拥有IT产业、军工业、文化娱乐产业等的多面手国家,德国的三板斧是机械制造业、汽车业和化工业。

对贸易战的负面影响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帮助法国赶超德国。马克龙的减税政策也帮了忙。另一个优势在于,它对出口的依赖比德国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