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北非

拜登写道,为了制衡俄罗斯、更好与中国竞争、确保中东地区稳定,美国需要与类似沙特这样能影响局势的国家直接沟通。而对于外界最关注的石油,他仅表示针对俄乌冲突给供应造成的打击,沙特的能源能起到关键缓解作用。

美国学者认为,冷战后,重归和平应该是欧洲的正确前景,而北约扩张是一个错误的工具。

沙特正在享受高油价带来的经济红利。

在伊朗加大施压力度之时,随着美国中期选举临近,拜登政府对抑制油价的需求也越来越迫切。

“沙特不会为了站在美国一边,而疏远俄罗斯。”

为了改善与沙特的关系,美国近期一直秘密与埃及、以色列和沙特磋商,计划让埃及把红海上的两个战略岛屿归还给沙特。

最花时间的是各成员国政府批准议定书的环节,此前通常需耗费数月到一年时间。美国和德国已承诺,从提交申请到结果出炉期间,如果芬兰和瑞典遭到攻击,将提供援助。

上位10年后的2014年,哈利法中风并接受手术,自此以后,他就淡出了公众视线。

土耳其将于明年举行大选。

欧洲正在寻找新的天然气来源,虽然无法填补俄罗斯的缺口,但库区仍然可能是潜在来源之一。若没有土耳其的支持,库区的天然气出口“无法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