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政治

过去十年里,西班牙几乎没有受到席卷整个欧洲大陆的极右翼民粹主义浪潮的影响,外界认为这是许多人还记得佛朗哥独裁统治的结果。但11月的选举结束后,呼声运动党在西班牙政坛的地位愈发稳固。

相比于直接评价北约已经脑死亡的法国人、被脱欧事务多次拖入政治危机的英国人,或者是国力有限且被三次灭国的波兰人,一个强大且理性的德国依然是美国在欧洲最可靠的盟友。

“我该拿你们的恐怖分子怎么办?”

“我们想把倒塌后柏林墙的最后残块之一送给你,以纪念美国对建立一个没有墙的世界做出的贡献。”

1989年危墙轰然倒下,在坚不可摧的铁幕上凿开了最具毁灭性的一个洞。2019年旧日铁幕东边,越来越多被时代抛下的人们却开始希望,高墙再次竖起。

由于英国脱欧问题会影响选民的传统党派忠诚度,规模较小的党派可能有机会挑战保守党和工党。

马克龙认为由于美国对欧洲盟友的“转身”,欧洲正站在“悬崖上”。

柏林墙倒塌30周年纪念日前夕,默克尔在采访中聊到了两德统一前她曾要“游历美国”的梦想,也直面了当下前东德民众对她的失望之情。

“即使缺少全球二氧化碳主要排放国之一的美国,世界其他各国仍将继续履行《巴黎协定》,采取行动减少碳排放量,降低对地球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

接下来的6周,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即使对于行情看涨的保守党,此次大选也意味着一场豪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