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政治

《国民日报》援引一名政界人士的话称,朴元淳知道自己被A某起诉后,曾向友人诉苦“太冤了,感到莫大的背叛”。

“我们严重依赖中国的两大领域是电子产品(包括电信行业)和药剂制品。没有来自中国的电子产品和药品,印度将寸步难行。如果我们无法获得这些商品,谁将提供给我们?”

奥马尔的发言人尼阿兹称,从2014年开始,俄罗斯情报部门就在为塔利班提供赏金,以击杀美军和ISIS士兵。

新加坡将于7月10日举行大选,李显扬尚未决定是否以候选人身份参选。

马来西亚部长此前称,不必作任何赔偿,因为这是新马两国的共同决定。

文在寅认为,应将朝鲜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和金与正发表的谈话区别对待,元首层面的对话之门尚未完全关闭。

主要内容包括在金刚山旅游区和开城工业园区部署团级部队和必要的火力配备、重新派遣并部署根据朝韩军事协议而撤出“非军事区”的民警哨所、重启朝韩交界地区附近的各种常规军事训练以及为在边界地区向韩国散发传单的朝鲜人民提供安全保障等。

因不满“脱北者”团体从韩国向朝鲜方向散布反朝传单,朝鲜官方及媒体接连发声表达强烈不满。

朝鲜的表态引发韩国的严重担忧。

联邦议会联邦院将对该修正案进行讨论。如顺利通过,那么此修正案经总统签字后将正式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