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女首相一定能带来更平等的社会吗?

女性政客注定指向一个更平等的社会吗?答案或许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

英国左派读书俱乐部的兴衰

在战后工党主导的社会改造中,左派读书俱乐部当年所要求的充分就业、房屋兴建、医疗社会化等福利改革措施,在很大程度上都得以实现。

为什么美国人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知之甚少?

为何就在美国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时候,它却出人意料地与世界其他地区保持着隔绝?在新作《正义的烟幕》中,山姆·莱博维奇指出,这主要归因为美国在20世纪中期的政策。

从核污水争议谈起:日本战后政治制度的结构性问题是如何产生的?

在沉重的历史枷锁桎梏下,日本人认为改变现有的权力关系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能做的,只能是对矛盾冲突视而不见。

当政治选民日渐饭圈化

政治认同和体育粉圈有相似性,进一步的分析表明,“政治粉圈”存在某些类似的危险。

特朗普卸任,但关于政治极化和平台言论审查的争论还远未结束 | 圆桌

跨国社交平台已经成为当代生活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之一,如何在公共表达的自由和打破信息茧房、减少冲突伤害之间保持平衡,将是一项长期的全球性挑战。

当“议题”遮蔽“问题”,美国社会还能继续承受分裂的代价吗?

“美国广大的中产阶级觉得在最近三十年的多数时间里,被政治欺骗了。在自由主义那里,他们看到了贬低他们的价值的纲领;在保守主义那里,他们看到了克扣他们的利益的信条。”

时尚与政治:庆祝妇女参政运动的颜色不仅只有白色

贺锦丽决定穿白色裤装,既是向妇女参政者致敬,也是向希拉里·克林顿和前副总统候选人杰拉尔丁·费拉罗等女性政治家致敬。但对美国女性政治家而言,还有两种颜色也格外重要。

《教父》是如何从黑手党大片成为政治手册的?

马里奥·普佐的《教父》首次出版于1969年,讲述了20世纪美国的一个引人入胜的寓言故事——现在它已成为华盛顿和威斯敏斯特的政客们的既定阅读文本。

为什么美国大选对性暴力问题避而不谈?

两位候选人都面临性侵指控,性侵议题不该成为选举房间里的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