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经济学家的“暴政”

总是犯错的经济学家为何却在政府政策上有如此强大的影响力?

“我们可以跳舞,这将是我们的革命”

舞者用身体来表达对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及针对少数群体的攻击的反对,这种历史一直是美国文化DNA的一部分。

政治小说已经死了吗?

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九八四》在哪里?在电影和电视编剧也参与政治的今天,政治小说何在?

贝多芬的政治共鸣

贝多芬是音乐领域的革命家,但在政治领域当中,他也是一位革命者吗?

怪物、男人和魔法:为什么女权主义者会用巫术来对付特朗普

“如果有人让你保持安静,而你开口说话了;如果有人告诉你你需要感到羞耻,而你却感到骄傲;不论旁人是否认可,你都坚持爱你所爱,这就是在练习巫术。”

反资本主义的总是左派吗?

一直有右翼的代表谴责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些方面,这些右翼分子转移了对整个体系及其基础的任何挑战。另一方面,左派选择“金融资本”作为容易攻击的对象,而不是批判工作本身。

大文豪的小问卷:作家应站在距离政治多远的地方?

当政治沾染文学,文学就被拉低或污染了吗?当文学靠近政治,文学就不再纯粹而失去了其高贵的艺术性和传世价值了吗?是时候搬出六位大作家来喊醒抱持着这种想法的作者与读者了。

美国乡村音乐被政治利用了吗?

许多人对乡村音乐创作者及其听众都抱有一种刻板印象,即他们都持保守政治立场,天生就是性别歧视者、种族主义者、好战的沙文主义者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然而,乡村音乐自出现以来,就一直在表达着进步的思想内涵。

杰里米·科尔宾:大西洋两岸政客都爱《尤利西斯》

包括乔·拜登、皮特·巴蒂吉和工党领袖在内的政治家相继称赞这部晦涩难懂的小说,在布鲁姆日前,科尔宾探讨了乔伊斯的政治视野具有的力量。

为什么失眠本质上是个政治问题?

在一个高强度工作的时代,是时候停止追踪睡眠了,我们应该开始以政治的眼光来看待精疲力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