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加缪:为什么死刑应当废除?

“我反对死刑的原因并不是我对人类天性的良善有什么幻想,或是我对未来的黄金年代有什么信念。相反地,我是基于经过思辨的悲观主义、逻辑原则以及现实主义等理由,才认为废除死刑是必要的。”

皇帝制度下的“熟人政治”:君臣之道下的权谋之术与政治运作

揭示历史上中国政治的运行机制比“以史为鉴”更重要,不论这一机制是什么,然而这种做法也潜藏着另一种危险。

《奥古斯都》:逝者只活在我们的身上|《书城》专稿

曾经出现的事物将来就不会完全死灭——当野蛮进逼时,这不失为一条希望之路。

叶礼庭:公民民族主义能否遏制全世界的分离主义情绪?

我会劝你把政治看作是一种上天的召唤。在这个过程里,你会为了追寻本应干干净净的目标而把自己的手弄脏,因为你在用人类的恶习——狡猾和无情——在为高尚的道德——正义和尊严——服务。

寡头的失败:“错过了公民社会诞生”的普京的执政之路

在于2002年首次出版的《寡头》一书中,霍夫曼敏锐地指出了普京的过往经历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他的政治理念,也预示了俄罗斯政治在今后十多年中的发展方向。

特朗普与互联网:这不是“小时代” 而是千年未有之变局

以十九世纪的“左”“右”意识形态分析特朗普,词不达意。别把网民的日常焦虑和生存压力,嫁接到“左”“右”政治谱系上,在“后意识形态”社会,两个立场同时失势。

从古罗马到旧金山:都市火灾的政治学

纵观历史,毁灭性的火灾总是给一成不变的现状带来危机。比如格伦费尔塔公寓(Grenfell Tower)大火,它就大量揭示了形塑我们城市的政治结构样貌。

墨西哥玉米卷也能引发政治冲突?

关于移动餐车的合法性激起争论,反应出更大的文化冲突。

马肉和政治的相爱相杀史

特朗普的白宫想要恢复屠宰业马匹贩卖,然而吃马肉在美国历来就被视为一种政治背叛。

英国前财政大臣对话尤瓦尔·赫拉利:媒体只是把你已有的偏见重复给你听

英国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与《人类简史》的作者尤瓦尔·赫拉利谈论了政府的失误、人工智能以及大众媒体时代政府如何面对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