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贸易

中国与全球化智库主任王辉耀认为,CPTPP如果生效,会对中国会产生一定影响,但关键要看RCEP能否尽快达成。

第二轮谈判中,三方在中小企业、服务、数字贸易和环境领域达成广泛一致,但原产地规则、争端解决、劳工标准这些关键具争议性的问题要到第三轮才会谈到。

墨西哥长期以来的低工资对美国和加拿大构成了不公平竞争,导致美国制造业岗位流失。

“虽然我们在与美国的商品贸易中获益,但我们在与美国的服务贸易中存在赤字。我们在美国的投资要多很多。”韩国总统文在寅上周表示。

“他们(特朗普政府)似乎认为,原产地规则是对美国部件的要求,但事实上不是。它们是对整个区域部件的要求”。

印度国家银行首席经济学家Soumya Kanti Ghosh说,印度必须减少从中国进口,否则,印度公司的竞争力会被削弱,莫迪的“印度制造”运动也会陷入危险境地。

特朗普提出的重新谈判要求中有哪些会触发两国敏感神经?NAFTA重谈最终可能出现什么样的结局?

特朗普计划对进口钢材施加至多20%的保护性关税是否针对中国?232调查最终可能做出什么样的裁决?中国和其他国家应该如何应对?

美国和英国表面上强调公平,实则致力于保护主义。世界上的其他国家将接过自由贸易这面大旗,日本和欧盟将担当领袖角色。美英则必须反思它们对自己建立的世界秩序的离弃。

美国大概7%的就业跟国外需求有关,90%以上则跟内需有关。但政客有时会把此归咎于全球化,他们为了赢得大选而把国际贸易当成“替罪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