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
万晓利:这时代最后一个数星星的人

当越来越多喜爱他的年轻人,每次提起万晓利的名字,自然都会联想起海魂衫,他穿去全国各地巡演,拍摄了不少照片。

第一次上热搜的那晚,五条人在看书

仁科看的书很杂,从小说到社科,从福楼拜到余华,他还发表过自己的短篇小说;茂涛则特别喜欢乔治·奥威尔。

野孩子:民歌时代的一曲挽歌

民歌的土壤正在一步一步慢慢消失,随着家电下乡,随着手机普及,随着13亿人都在用的抖音快手拼多多……

民谣圈的中年危机

近年借助短视频渠道走红的为数不多的所谓民谣歌曲,质量也层次不齐,演唱者更是面容模糊。

方言歌曲流行标志着地方意识的觉醒吗?从《乐队的夏天》综艺谈起

从北方方言歌曲走进南方方言音乐,我们可以发现,地方性的认同与捍卫意识已经崛起。然而,这种地方性也有脱离具体语境、沦为观光广告的危险。

“来自民间的叛逆”:美国民歌的发展历程对中国民歌有何启示?

《来自民间的叛逆》一书作者袁越认为,民歌不仅需要现代化、商业化,更需要叛逆的精神。“民歌一直站在老百姓一边,反对流行的价值观,和大唱片公司贩卖的流行歌曲唱反调,也和愚民政策唱反调。”

胡德夫谈鲍勃·迪伦:如果一首歌不能引发人们思考 唱来又有什么意思?

“在那样的时代里,除了Bob Dylan,没有人能够写出这样的歌来。”

胡德夫: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声音 五月天唱的歌我听不懂

有台湾民谣之父之称的胡德夫日前来到北京,他告诉自己的读者,“要从好的声音去听歌,不要用外表判断心灵。”

【中国新闻周刊】中国民谣歌手脉络

因为参加《歌手》,赵雷火了,也让民谣重回大众视野。从1990年代的校园民谣时代,到这次的民谣热,人们发现了一直暗流不息的民谣歌手的脉络。

无关歌坛倒退 我们听到的不只是赵雷和民谣

在娱乐资本论看来,当下民谣的流行并不是一个产业的倒退,而是我们从过去选秀、神曲,鲜肉所架构的娱乐产业,走向一个音乐产业真正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