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
国际奢牌想继续赚中国的钱,得先适应互联网

在迎合新群体需求的同时,如何保持品牌价值和格调不受损害,这对于力求转型的奢侈品来说,依旧任重而道远。

奢侈品牌“全员直播带货”的时代来临了?

​​​​​​​直播带货这块“大肥肉”是否是奢侈品牌抢占流量的最好阵地?又是否只是奢侈品牌“隔靴搔痒”的举动?

香港预计到6月将关闭5200家门店;欧莱雅集团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中国市场电子商务增长逾52.6%;鄂尔多斯2019年利润大涨逾40%

2020年第一季度,欧莱雅销售额达72.2亿欧元,同比下降4.8%,好于市场平均水平。中国市场业务恢复,第一季度增长逾6.4%,电子商务增长逾52.6% 。

百亿补贴不是灵丹妙药,至少对奢侈品电商来说不是

拼多多模式能在奢侈品上复制吗?

百达翡丽史上首次放开线上销售,帮助授权经销商度过疫情难关

“这是暂时的举措,只为帮助因新冠病毒疫情关闭门店的授权经销商们度过难关。”

奢侈品实体遇“黑天鹅” 二手奢侈品逆市爆发?

新冠疫情下,中国二手奢侈品行业迎来机遇,或同遭困境?二手奢侈品用户在折损变现还是逆势购入?

连续28年增长后,顶奢爱马仕也遇到了中年危机?

市场环境与用户的变化,迫使爱马仕也不得不重新思考自己的策略。

当奢侈品成为奢侈,免税店路在何方?

疫情结束后,国内奢侈品消费不会有报复性反弹。

爱马仕们的彩妆野心不止你口袋里的那点钱

奢侈品牌的彩妆线比起挣钱,还有着同样重要的品牌下沉与辐射任务。

一块劳力士的三次“变身”

在瑞士钟表业出口已降至近40年来最低水平的背景下,劳力士为何能做到逆势涨价?一块小小的劳力士背后,藏着怎样的商业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