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业
旅游内循环高涨,酒店集团“多样化”规模扩张潜力几何?

内循环高涨,酒店集团进入新一轮竞争。

巴塞罗酒店入华背后,疫情促使一价全包式度假村概念在国内扎根

疫情并没有让巴塞罗酒店入华进程搁置,相反的,而是找到了更好的契合点。

经济型向上、高星下沉,酒店业变局箭在弦上?

进入今天的酒店市场,地产红利消失、市场饱和竞争激烈、供求关系发生变化、成本高企利润摊薄,经济型酒店的荣光早已不复。

北京丽江入住率不足两成 金茂酒店拟私有化退市 上半年亏1.57亿元

分拆子公司上市情况越来越多,而中国金茂相反,拟将旗下金茂酒店“私有化退市”。

携程和美团:互联网两条路线之争终于打到了上甘岭

携程和美团围绕高星酒店的争夺,必定是一场作战地域之狭窄、双方投入兵力之多、持续时间之长、火力之猛烈都足以称道的激烈战争。

过去6个月,40000家酒店倒闭:一批创业者开始直播卖房

因地制宜地去转型,调整经营策略,开拓更多增加现金流的方式,已经成为酒店行业创业者们必须要做的事情。

疫情之下冲击IPO 君亭酒店的背水一战?

疫情之下,君亭酒店收入骤减,但成本并未大减,亟需补充现金流,而IPO股权融资成本最低。

“携程系”一酒店品牌关闭,单体酒店进入洗牌生死局?

无疆酒店背后站着携程,携程为何没有“阻止”无疆的关闭?

深度揭秘:OYO裁员自救计划能成功吗?

“对OYO未来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美团、华住等入场的速度,以及钱的数量和质量——而不仅仅是一轮轮财务投资人的钱。”

OYO:下一个瑞幸咖啡?

OYO疯狂铺设加盟店的脚步,和同样不断烧钱开店的瑞幸咖啡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