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
生活在改变,那我们的文学呢?| 2021文学、出版及书店盘点

生活在改变,人们也在改变,相信这也意味着来源于真实生活的、具有洞察力的、设想出“野未来”的写作终有希望获得更广泛的共鸣。

【专访】废名研究从沉寂到热闹,也是文学评价标准从单一走向多元的过程

“我之所以研究废名,是因为感觉到废名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个独特的存在。他能够超越一般作家,也能够实现自我超越。”废名研究专家陈建军说。

狐狸退场后,登场的却是桃木制成的木偶:辛亥革命失败后的鲁迅

在日本鲁迅研究者丸尾常喜所著的《明暗之间:鲁迅传》一书中,涉及到了鲁迅在辛亥前后的心路历程。丸尾看到,鲁迅用“狐狸方去穴,桃偶已登场”这样的句子来书写自己对革命失败的感受。

周树人为什么会成为鲁迅:一辈子都在翻译,做小说家是偶然之事

值鲁迅诞辰140年之际,几位鲁迅研究者从《他山之石》一书出发,探讨了鲁迅的阅读史及其背后的思想变化,以此来理解周树人为什么会成为鲁迅。

藤井省三:在鲁迅的漫游中找到东亚文化的共同命运

鲁迅研究者藤井省三认为,鲁迅对中国人国民性的批判同样可以视为对日本人国民性的批判,他的绝望与希望的哲学引起了日本人的深刻共鸣;他既是中国的modern classic,也是日本和东亚的modern classic。

脏话的禁忌、反叛与争夺:从诗人余秀华“反杠精指南”说起

脏话挑战了禁忌,却也由禁忌催生。

村上春树如何继承了鲁迅:从阿Q形象谱系说起

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以及村上春树都曾以阿Q的形象批评战后日本以中产阶级为主体的“市民社会”。

人生当如大象:鲁迅的另类虚无主义

黑暗是没有尽头的,即使是与恶势力捣乱,也全然不必将自己的生命全部搭进去,你不是为你的敌人活着,你有你的生活,有你的快乐。

“五四”前后的鲁迅

“在五四运动前后,用唐俟和鲁迅两个笔名所发表的几十篇文字,在青年思想界所起的影响是深远而广大的。”

【专访】《林语堂传》作者钱锁桥:鲁迅太热,周作人太冷,林语堂两边都不是

《林语堂传》的作者钱锁桥说,在鲁迅与胡适之间,林语堂也两边都不靠,他走一条自己的路,自比“在黑暗中吹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