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贫穷、阶级固化根源何在?你的朋友圈或是答案之一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马修·杰克逊指出,人以群分的现象越来越明显。“如果我的朋友都很穷,很可能我就会一直穷下去,我的孩子以后也都很穷。所以,社会的固化和收入不平等有着密切的联系。”

万事皆诡异:“creepy”一词被滥用了吗?

或许与其如此劳神费力地排除诡异者,倒不如凝视自我内心,借用电台司令的歌词问问自己:“我是个怪人,我是个怪物,我到底在这里干嘛?”

床榻怪史:从卧室窥见社会变迁

多个世纪以来,人们都是与家人或朋友挤在一张床上的,当时没人对此有疑问。

张一鸣死磕社交

GGV管理合伙人童士豪曾经问过张一鸣,你们原来做头条,怎么转去做社交呢?张一鸣回答,“是业务推动改变的。”多闪和飞聊似乎并未承载起张一鸣的社交野心,甚至一度让外界质疑,字节跳动生产爆款的能力还在吗?

Line变成了腾讯阿里的混血儿

4月底,Line发布了2019年一季度财报。令人意外的是,2016年Q2上市以来,在经过11个季度的营收增长之后,这家世界级通信巨头首次出现了营收下滑的情况。

“无脸社交”:智能手机时代的孤独青少年

青少年不一定缺乏社交能力,但他们的社交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

极光大数据:移动互联网2018激战——社交称霸,拼淘大战

极光大数据(纳斯达克股票代码:JG)发布《2018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从用户洞察、飙升排行、行业趋势、细分领域、排行总榜等维度全方位呈现2018年移动互联网行业的方方面面。

中国社交二十年

未来的社交产品会是什么样子,未来的微信是否会被颠覆,我们不知道,但我们永远心怀期待。

社交围猎00后

今年陌生人社交重回风口,各家平台在使劲浑身解数争夺00后的社交市场。

【独家】专访子弹短信郝浠杰:“微信挑战者”的幕后故事

虽然有所预期,子弹短信的火爆程度还是超出了郝浠杰的意料,但他强调说并无意做“微信的挑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