讣告
哲学家李泽厚去世,提出“西体中用”与“救亡压倒启蒙”思想

赵士林曾经评价称:“20世纪中国真正产生具有创发性思想的哲学家只有两个,上半世纪是冯友兰,下半世纪就是李泽厚。”

瑞典汉学家林西莉去世,曾在瑞典掀起中国热和古琴热

在瑞典的大学里,林西莉开设了汉语课,自己做教材,有23个学生报名参加——瑞典的教育系统里从此有了汉语教学。

翻译家叶廷芳去世,独臂的他把卡夫卡介绍到了中国

他始终保持着对文学和社会的关切

葛兆光:我所认识的余英时先生

有人说,现在这个世界上最缺乏的是为人“厚道”和懂得“感恩”,我在余先生对钱穆先生的一生敬意上,我看到了这种稀缺的教养。

史学家余英时去世,享年91岁

余英时专长用现代学术方法诠释中国传统思想,在中国历史特别是思想史和文化史方面的研究扮演着开创性角色

百岁翻译家张培基逝世,曾为东京审判翻译证据

在文学翻译领域之外,张培基还关注日常生活中的译文表述。“社会上出现的语言纰漏,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们办事不认真、马马虎虎、对付着过的社会痼疾。”

追忆许渊冲:一生都奉献给了翻译事业

朋友、出版社编辑和学生的回忆

95岁历史学家章开沅去世,是中国人文社科界辞去资深教授第一人

他拥护院士制度改革、希望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

百岁历史学家何兆武今日去世,著有《上学记》《中国思想发展史》

何兆武生前曾说过,自己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做学生的时候。因为“当时很自由,能够自由地干想干的事情,能听有名的老师上课”。

94岁历史学家张传玺去世,师从翦伯赞并为其作传

张传玺不少著作代表着史学界相关研究领域的最高水平,他也一直活跃在中国古代史教学研究的一线,教学时间长达6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