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
统治者“居中而治”,普通人“顺应天时”:天文如何塑造了中国人的生活?

古人对天文的需要,就像他们对食物的需要一样急迫。

故宫博物院十年掌门人郑欣淼:如何耗时七年真正摸清故宫“家底”?

单霁翔认为,郑欣淼当院长的十年是“故宫发展最好的十年”。

如何建起一座太和殿?

“它是紫禁城丰富而沧桑的历史的见证,能以一殿知万殿。”

皇家的还是公共的,民族的还是世界的:从马首回归看中国人文物观的演变

我们的文物观念是如何形成的?在后殖民主义的今天,我们又该如何看待西方国家博物馆中海量的中国藏品呢?

在剧场与2020年道别 | 12月沪京好戏推荐

奇幻漂流、谋杀悬疑、人体实验……在剧场中见证戏剧世界的无限想象。

故宫的秘密:600年背后的1000个商标

古老庄严的故宫是如何一路成为超级“网红”的?

苏轼的有限与不朽

作者的“自然”风格最终保证他的作品成为自我的替身,并由此实现了不朽——并非与天地共生的绝对的不朽,而是与他的读者共存、与对他的作品的审美体验共存的有限的不朽。

癯仙还是肚腩?东坡巾还是斗笠?在故宫特展中找寻苏轼样貌

我们或许不能从画中得知苏轼的长相,但却能感东坡画像背后的时代精神。

敦煌研究院异军突起,故宫能否保住“C位”?

以敦煌研究院为代表的新一批文博品牌存在感日增的同时,故宫博物院似乎不再引流潮流,有了一丝“过气流量”的落寞。

五一旅游业大盘点:故宫半天卖出25000张门票,本地游、本省游最受青睐

“五一”出游逐渐升温的同时,一场客流争夺战,正在各大景区和OTA平台之间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