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
暴雨一周,河南多处文物古迹遇险情,龙门石窟、安阳殷墟已恢复开放

文物保护工作者不仅要未雨绸缪,雨后的抢险和修缮也必须争分夺秒,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成龙将买来的徽派建筑,捐给新加坡:谁在倒卖中国古建筑?

保护古建筑不难,难的是如何让古建筑富有生命地活下去。

为了保护公众健康,巴黎圣母院将继续定期清洁场地。

与廷巴克图的极品图书馆员相遇

文明,永远有其破坏者与保护者。

从事首里城复原和保护工作的高良仓吉表示:“看到被火焰包围的首里城时就说不出话了。”

“敦煌的女儿”樊锦诗谈莫高窟保护与壁画修复

“我深知莫高窟会慢慢走向衰老,这是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自然界任何物质到了一定时候都要转化成另一种形态,莫高窟的“消失”最终也是不可阻挡的。但我们不能就这样任凭其消亡,而是要想办法做一些抢救和补救,尽可能延缓它的衰老,延长它的寿命。”

“新遗迹”保护:逐渐溃败的20世纪文化遗迹,以及保护者的努力

从儿童运营的火车到巴尔干地区的粗野主义建筑,“新遗迹”保护组织正在努力研究和标记这些被遗弃、废弃或是遗忘的20世纪的建筑、公共空间和基础设施项目。

《祭侄文稿》赴日参展争议:被民族主义情绪裹挟的文物保护和利用

我们痛惜战乱动荡年代对文化传统和文物造成的破坏,愈发重视当下的文物保护和传承,这是好事。然而同样值得警惕的是,因保护文物的热切之心或其他民族主义情绪煽动起的文化本土主义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