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产业
日活破6亿,抖音创作者到底能赚多少钱?

在抖音做创作者真的赚钱吗?

知乎B站很酷,但创作者也想谈钱

创作者笔下的风花雪月,离不开现实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3天速成、每天写1000篇爆款文、投资人没我有钱......起底流水线下的内容工厂

我们批量制造咪蒙,但我却没有一个自己的作品。

暑期档复盘:视频网站自制内容检验报告

今夏暑期档已经步入尾声,视频网站在自制内容上的布局与收效都已明朗,各平台自制内容的整体品相如何?

当B站开始搞影视剧场,爱奇艺开始做虚拟偶像……

平台开始加快内容升级与战略布局。

巨头围堵之下,TikTok能否守住欲流失的创作者?

最迷茫的不是TikTok,而是其平台上的这群创作者们,去与留成了困扰着TikTokers的头号难题。

内容平台何其多,但只有被“偷”才能火吗

知名营销号仅凭全网筛选搬运内容就能一直保持热度,而新生的内容创作者则可能坚持制作上传的内容多年也不见得能更受关注。

中文在线频频折戟背后,数字出版双面故事浮出水面

上市之后,中文在线的营收开始走向惨淡,而收购晨之科更是让其深陷泥潭。

没人能阻挡“内容降级”的洪流,只能共谋

内容降级,可以看作是对传统内容生产流程的一次革命。无论是用户或平台、消费领域还是内容领域,对产品的要求从来都是“多快好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