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拉OK必唱曲目之音乐人版(下)|玩物

在KTV选歌,确实值得被拿出来一本正经地交流。正午请来了一批音乐人分享他们的必点曲目和故事,这是下集,由佟妍、刘2、梅二、马条和老狼带来。又是好多老歌与往事!

2017年01月03日一群音乐人 北京来源:界面新闻

随笔

 

1、佟妍

我上初中时,那时候在我们那北方四线小城市,最受初中女生崇拜的当属郑伊健了,简直整个学校人人都爱伊健。唯独我的偶像是金城武,那真是非常的小众噢,几乎只有我一人。特立独行么,我从小就乐意挑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以及帅哥)去喜欢。90年代中期,那真是金城武非常非常不红的一个时期。他出过十几张专辑,这事几乎至今没什么人知道。很多都是陈升写歌(阿武自己也有写很多歌),帮唱,编曲,制作人,一条龙打造的,但是有时候就是很奇怪,在台湾做歌手的金城武说什么都不火,去了日本和香港之后一炮而红。

《标准情人》算是金城武最火的一首歌了,因为是当时一部电影《校霸的故事》主题曲,那个电影是林志颖,林心如,金城武主演的,相对于总是很娘的林志颖,阿武演的老鹰,酷的不得了。这首歌的前奏一起,电吉他的solo就特别燃,敲级好听,给我幼小的心灵留下了电吉他不可磨灭的深刻影响。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电吉他是谁弹的,但估计是个大咖。

 

2、刘2

说说我的生平第一次卡拉OK经历,只是当时还不知道它叫这个名。

那时我小学四年级,期末假期前班里组织联欢会,男生里唱得好的有两个,一个是我,还有一个也是个怪家伙,因为他长了一颗奇怪的脑袋,前额和后脑勺都鼓鼓着,有点像电影里的ET。那天我的怪同学唱的是《万里长城永不倒》,没有任何伴奏只能清唱。这是首粤语歌曲,他不会粤语就叽里哇啦地唱,但大家都不会粤语,认为他的叽里哇啦就是粤语,最终大受欢迎。不过我的表演我觉得更胜一筹。我从家里拿去了当时还很稀罕的双卡录音机,唱的是陈汝佳的《我祈祷》。不是伴奏带有原唱在里面,我就让同桌在放到进唱的时候把音量关小,前奏间奏尾奏时放大,除了唱我还拿着黑板擦当话筒做一些很投入的表演。一曲唱罢掌声不断,在同学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只有班主任后来和我谈话,说我声线不错但歌曲不适合我的年龄,并指出我在思想上已经不知不觉地出了问题。从此我对那位怪同学耿耿于怀,我认为他就是个骗子。多年后我的粤语歌曲唱得已经很不错了,偶尔演出时还会翻唱一两首粤语经典,用我自己的话说,在河北一带我的粤语还是吃得开的。

怀念陈汝佳,他的歌声在我最开始的青春发育期给了我些许自信。

 

3、梅二

其实唱卡拉OK基本不是为了去认真唱歌的,基本是一群人要聚一聚,找个喝酒的地方热闹一下,KTV包房可以合理合法地大声喧哗,所以会去那里,每次出来的时候都带着一身酒气和嘶哑的嗓音走进天光渐亮的世界,感觉隔世一样。每次久喝上了头,就不需要抒情了,那么我最爱唱的就是热闹的歌,基本首选是周杰伦的《霍元甲》,差不多十年前看了李连杰的电影《霍元甲》,当然还是和平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说教,但是动作设计一流啊,那些打戏看得人很沸腾。后来有一帮农民工返厂了这首歌,还自己制作了搞笑的视频,它就成了我卡拉OK的必点曲目了。整首歌荡气回肠,有说唱,有金属,有民乐,还能一人扮演男女角色对唱,尤其是高潮部分一串“霍霍霍霍霍霍霍霍”,整个包房立刻变成精武会馆,群情激奋,啤酒花乱飞,绝对是把气氛推向高潮的嗨曲。

另外一首抒情摇滚必唱金曲就是薛岳的《如果还有明天》,但是我点的是苏见信和薛岳隔空对唱的版本,因为这个的编曲比较新派,更加摇滚。当年台湾摇滚先驱薛岳癌症去世的时候,我应该还在读中学,还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去世前为自己写了这么一首《如果还有明天》,人之将死,歌词特别悲情,加上旋律好听,记得那时候这首歌在电台排行榜上连续一个月都是冠军。苏见信为了纪念薛岳致敬翻唱,把两人的唱混在一起,卡拉OK唱起来特别煽情,既能彰显老摇滚情怀,又能展现声嘶力竭的高音,最后还有说唱部分,每次唱都要脱光上衣,作摇滚主唱状,深情款款,最好眼里还闪烁一下泪花。

最后再推荐一首神曲江涛创作演唱的红歌《入党申请书》,请务必看完那首歌的MV。

 

4、马条

最早去唱卡拉OK的具体时间记不住了,我对卡拉OK骨子里不赞成的,但也谈不上有多么反对它。我最爱唱的是齐秦的《悬崖》,因为MV里面王祖贤的大长腿实在太迷人了,而且很多镜头拍得非常美。有一次跟齐秦吃饭,我说,我在K房里面就唱《悬崖》。他说你会用吉他唱这首歌吗?这首歌很多和声非常复杂,复杂到你可能弹不下来。结果我抱着吉他就给他弹出来了,他大吃一惊,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得酩酊大醉。

后来去卡拉OK特别喜欢唱自己的歌,经常唱的是《封锁线》和《傻瓜》,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特别奇怪的感觉。想想也很正常,可能我的歌点播率不高吧,我自己点一点唱一唱增加一点点播率,这就是我最原始的一个想法。

有的时候跟身边的女性朋友一块儿吃饭,吃完饭了她们也会建议一起去卡拉OK唱歌,我们经常会大唱一顿。我常唱老狼、许巍的歌,迪克牛仔的歌也会唱。有的时候跟她们一起唱歌谈不上非常快乐,好像有一种消磨时光的感觉,但是这个有的时候也没法拒绝,因为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有的时候在卡拉oK里面听别人唱歌,自己坐在那儿端一杯酒喝,感觉也挺爽的。他们不像我们,他们唱歌是为了快乐,我们唱歌有的时候会觉得是一种负担。哈哈,所以在卡拉OK真的是千奇百怪的心态。

最逗的是有一次我们去南京,到南京以后,刚好主办方请我们在K房唱歌,结果李志也来了。当地的接待就疯了,点了N首李志的歌,结果李志只唱了两首罗大佑。在场的人都觉得不可理喻,觉得怎么会这样?但其实我心里特别明白,因为逼哥历来就是这样,他非常叛逆。你让他往左他一定会往右,你让他往左再往右,他就走中间,他一定会按自己的方式出牌。从这个小事上我能看出来他是一个极其有个性的人。

 

5、老狼

90年,刚刚有了卡拉OK。当时唱K得去歌厅,管服务员要个歌本,上面是歌厅里有的卡拉OK的光盘,选好歌,再向服务员要个小单子,填上歌名、歌手、编号,交给服务员,耐心地等一会儿。终于轮到自己的时候,小心脏狂跳,撑着上台,接过话筒唱起来。台下坐在二三十号盼着你赶快完事的客人。当年其实最喜欢罗大佑,齐秦,李宗盛的歌。但知道的人不多,掌声也少。在歌厅唱张雨生的《天天想你》(原调的),主要是为了显摆一下高音,震慑一下别的客人,结果发现作用不大。都来玩,都花了钱,谁稀罕你。搞不好隔壁桌的大哥唱跑了调,栽了面儿,你也没什么好果子吃。后来高晓松经人介绍来我家面试乐队主唱,我也唱了这首。再加上一首马兆骏的《我要的不多》,高晓松当即拍板,就你了!于是有了后来的种种。

 

6、音乐人的卡拉OK必点曲目,你们唱过吗?也请把你们在KTV必唱的曲目和理由写在评论里!

 

— — E N D — —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