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崔洪建:勒庞赢了不意外 输了则是留给主流政党的最后机会

法国选举投票有一个传统:第一轮用心选,第二轮用头脑选。

2017年3月11日,法国沙托鲁Deols,法国总统候选人勒庞亮相竞选集会。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4月23日,法国总统选举将进行第一轮投票。今年的法国选举被称为最难预测结果的一届,目前四名热门候选人的支持率非常接近,相差不超过5个百分点。再加上至今仍有30%的选民没有确定投票意向,让选举结果更加扑朔迷离。

根据Elabe民调机构21日发布的数据,本次选举的黑马、前经济部长马克龙继续领跑,支持率达到24%;极右翼“国民阵线”主席玛丽娜·勒庞支持率略有下降,至21.5%;前总理、身陷“空饷门”的菲永支持率上升到20%;在本月迅速蹿红的极左翼候选人梅朗雄为19.5%。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民调是在20日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发生恐怖袭击之前的统计。根据法国媒体报道,内部消息人士透露制造袭击的枪手是一名39岁的法国人;但宣布对袭击负责的“伊斯兰国”(ISIS)却声称制造袭击的是一名比利时成员。现在警方正在调查枪手是否还有同伙。

外界普遍预计,这起发生在大选倒计时期间的袭击会为本就战况胶着的第一轮投票增添新的变数。

法国民众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勒庞真的会成为法国版的特朗普总统吗?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就这些问题为界面新闻进行了解读。

巴黎的恐怖袭击会对选举造成影响吗?

崔洪建:肯定会有影响。如果其中有嫌犯是境外恐怖分子或者有移民背景,很容易会被部分竞选人大做文章,尤其是持有反移民立场的勒庞。这可能会对马克龙相对不利,因为马克龙是在这个问题上立场最为开放的竞选人。

最终的影响有多大要取决于各方如何解读。尽管看上去好像会让勒庞占些便宜,但如果马克龙或其他竞选人对袭击从其他方面解读,比如这是对法国民主的恐吓,可能会激发法国人同仇敌忾的心理,反而选择支持开放、自由的政策。这都要看竞选人的解读技巧。

都说今年的法国大选是万事皆有可能,您觉得谁最有可能进入第二轮投票?

崔洪建:进入第二轮的人选现在有很多种组合,大家现在都比较看好勒庞,认为她进第二轮没有问题。如果是这样,我认为可能最大的组合是勒庞对马克龙或者勒庞对菲永。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个可能性比较低,但也不是没有可能——就是法国民众在最后一刻幡然悔悟,把马克龙和菲永都送进第二轮。而现在这三个人之间并没有拉开太大的距离。

之所以不看好最近爆红的梅朗雄是因为,如果要在极左和极右之间选择的话,可能极右翼更符合法国民众的胃口。

现在的奥朗德政府就是左派,这次大选的一个重要背景就是大家对左派政府的不满。在过去五年奥朗德不能说毫无作为,但也可以说几乎是一事无成,法国经济增长缓慢、失业率高企。这也是梅朗雄能大受欢迎的原因。

梅朗雄走红就是因为选民对中左派已经失望了,中左派的选民都去支持极左翼。因此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再把左翼的梅朗雄选上的话,只能说法国人没有吸取教训。

勒庞的崛起与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有相似之处吗?

崔洪建:有相似之处。他们锁定的人群都是蓝领阶层、被主流忽视的阶层以及本土至上主义者。他们竞选的口号都很相近,而且勒庞一直想借特朗普的势。她的一些竞选主张和口号都是在刻意模仿特朗普。

但勒庞会遇到一些阻碍,因为法国和美国的国情不同。与美国大选不一样,法国总统选举有两轮,这样的制度很大程度上可能会在第二轮淘汰勒庞。

法国选举投票有一个传统:第一轮用心选,第二轮用头脑选。如果相信法国人还保持着理智,第二轮用头脑选的话,应该会拒绝勒庞。

尽管勒庞明确提出了自己的政策主张,但她并不来自主流政党,而且没有任何从政经验。她的优点可能比其他竞选人明显,但她的缺点比其他几位竞选人更明显。

在说到马克龙时,很多分析都会强调法国的半总统半议会制,指出此前没有总统候选人是没有得到建制派支持而赢得大选的。那他的希望大吗?

崔洪建:马克龙称自己是中间派,自己设立了一个政治运动团体。但很难指望这个新的政治派别能在接下来的议会选举中获得足够的席位。这也就意味着即便马克龙当了总统,他也要面对着一个和他不同党派的总理。

接下来6月的议会选举仍然将集中在法国的主要政党之间,也就是中左和中右之间的竞争。在这种情况下,马克龙可能会面对一个中右派占多数的议会。

这样一来,他的主张在多大程度上能得到落实,他和议会的关系怎么样,和政府之间如何协调,都是问题。所以现在也有说法指出,如果理智来看,马克龙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因为他即便当了总统,也无法独自掌控局面,推进他所倡导的改革。

如果不考虑菲永身上的丑闻和污点,我个人认为他应该是最合适的。他刚宣布参选时人气也非常高。

菲永符合很多规律。第一,法国的左右共治传统,左派执政了五年,现在也该右派了,菲永就是中右派的。第二点,菲永有很丰富的从政经验,当过总理,有政党基础。

也就是说,其他三位热门竞选人身上没有的,菲永都有。但他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空饷门丑闻,因此这也要看法国人能不能接受一个有污点的总统。

极右翼和极左翼都在此次大选中大放异彩,传统政党则不容乐观,这反映了法国目前什么样的政治生态?

崔洪建:法国现在最突出的就是共识破裂,大家都在往自己想要的方向塑造政治议题。

所以这四个竞选人,从极左到极右都有。这也说明现在选民们一方面想改变现状,但另一方面不同的选民对未来的路径并没有达成共识。

这种社会心理反映在政治生态上就是分化,左右分裂非常明显。除此之外,右派内部也存在着建制派和反建制派的斗争。以菲永为例,他本来并不是右派看好的人选,但却是他脱颖而出,由此可看出右派内部的分化。

传统中左、中右政党内部的斗争和分化,也给极左极右派提供了机会和空间,让他们赢得了比以往更多的支持。

如果勒庞最终当选,会觉得吃惊吗?

崔洪建:不吃惊。因为现在都说奥朗德当总统的五年是法国“失去的五年”,民众已经感到厌倦了。

在左派和右派都拿不出解决方案的时候,出现了勒庞。虽然她的有些政策很极端,但如果法国民众最后选择了她,或许是出于一种不破不立的心理,用更大胆的选择来重新洗牌。

如果这次大选的结果依然是主流政党上台,那也是法国民众给主流政党的最后一次机会。如果法国再经历一个失去的五年,五年之后的选举中,谁都挡不住勒庞。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