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政治

纳瓦利内病情已经好转,能够下床活动。

假期返乡、学校重开、活跃的社交行为、和防疫意识的薄弱或是普遍原因。

“近几年的和平奖得主所做的比特朗普少多了,比如奥巴马,什么都没做。”

捕鱼权和国家援助规定。此前双方都认为,最迟要在10月底前就完整的协议法律文本达成一致,才能为双方议会批准通过留出足够时间。

“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以及讨论如何应对新冠疫情的自由,但是在议会大厦门口出现帝制时代的旗帜是耻辱的。”

俄罗斯外长批评白俄反对派在推动“委内瑞拉式的危机”。

20日上午,纳瓦利内在俄罗斯托木斯克的机场咖啡厅喝完茶后乘机飞往莫斯科,途中开始感到不适。他的团队怀疑他被“下毒”了。

政府出台经济救助方案需要额外资金,同时疫情导致经济萎缩,政府现金收入减少,这些因素共同推高了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

新一轮谈判无果而终,似乎只是个时间问题。

渥太华大学教授指出,卢卡申科只是在重复选举前说过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