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政治

俄乌冲突即将进入第三个年头。随着俄罗斯将于3月举行大选、欧美援乌受阻,外围局势也变得紧张起来。

欧洲国家担忧,特朗普再度上台后可能会带美国退出北约。美国会国防授权法案中专门附加条款,规定在没有国会批准或没有三分之二参议员同意的情况下,总统不得带美国退出北约。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欧盟27个成员国需要团结起来,将价值链的关键部分和关键技术的生产能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比利时首相称,欧洲不该害怕特朗普回归,而是要学会接受,关键在于欧洲必须更强、更自主,更自立。

“美国官方代表的对话意愿并不是很强。”

北欧三个君主制国家的年轻一代,都选择了对外界展示更真实的特点以期摆脱古板形象,也都选择将下一代送至公立大学,这更有助于王室成员与平民通婚。

根本原因在于全球大通胀背景下普通民众实际工资缩水,以及政府在应对能源危机之后正面临着岌岌可危的财政困境。

为准备6月的欧洲议会选举,极右翼政党领导人勒庞推出了更年轻的“弟子”、年仅28岁的巴德拉。

在任欧洲理事会主席期间,米歇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不合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从2024年1月开始一直到11月,全球五大洲的至少54个国家和地区将举行选举,覆盖全球一半以上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