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保守的阿拉伯世界 一场女权革命正在悄悄进行

越来越多阿拉伯国家正在废除或考虑废除“嫁给强奸犯”的法律。

来源:视觉中国

在阿拉伯世界,一场静悄悄的“女性革命”正在发生,并已经带来了成果。今年8月1日,约旦议会废除了一项让强奸犯跟受害者结婚从而免除前者罪责的法律。上个月26日,突尼斯刚刚进行了一项类似的投票,将针对女性的性侵和歧视视为非法。

“嫁给强奸犯”法律的废除是过去几十年,阿拉伯女权运动成型并逐步增加曝光度的过程中取得的重大成就之一。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9日报道称,这些成果不是一蹴而就的,其基石是在1990年代和2000年代早期搭建起来的,直接受益于“这个世纪两大重要的革命——阿拉伯之春运动和社交媒体(的崛起)”。

报道说,阿拉伯女性“部分组织并推动了2011年的运动,尽管没能打破威权政治体系”,但这一系列平民起义显示,阿拉伯女性哪怕在资源极其短缺的情况下,也能够动员起支持者。

在整个1990年代以及2000年代早期,部分部落领袖、保守的伊斯兰人士和教士代表大众、穆斯林以及男性发声,作为阿拉伯政权和君主们倾听民意的渠道,并成为后者巩固统治的基石。

而现在,社交媒体打破了他们的垄断地位,帮助女权运动在许多最难预料到的地方获得了支持。在约旦和突尼斯,甚至最保守的沙特等海湾国家,贝多因部落领袖、乡村领袖和虔诚的女性甚至伊玛目,都站出来支持结束针对女性的歧视性法律。

在这两股力量的影响下,过去几十年,在阿拉伯世界,围绕女性权利地位出现了很多重大的变革。

在约旦和突尼斯,女性议员席位激增。在去年的约旦选举中,女性获得了议会130名席位中的20个,是有史以来女性议员占比最多的一次,当年女性候选人也创下了纪录。在突尼斯,女性在2014年选举中将议会31%的席位收入囊中,这是在阿拉伯世界女性议员比例首次达到这个水准。

世界银行在去年公布的一份报告里称,埃及、突尼斯以及保守伊斯兰主义大本营沙特等多国政府近年来都对女性议员或候选人数量及占比做出了规定,目的是提高女性在政府里的声音。

在沙特,女性正成长为经济中一股越来越重要的力量。今年3月,该国劳动和社会发展部发布的报告显示,过去四年,私人领域女性从业人数增加了130%,占该领域就业总数的30%。

今年5月,沙特国王下令放松男性“监护人”制度,这是该国女性首次可以代表自己出庭、获得医保或在政府部门工作。在旧的“监护人”制度下,沙特女性必须得到一名男性亲戚的书面同意才能上班、上学、出国旅游或做其他一些事情。

就连战火纷飞的叙利亚,女性也在发挥以往从未有过的角色。女性拿起武器在战场上对抗极端武装分子的事例屡见报端,上个月中旬,阿拉伯世界历史上首支女子自卫营在这里成立。

越来越多、越来越活跃的非政府机构和活动人士,正在推动这场“静悄悄的革命”走进政府,同时也在走进民间。

在约旦就“嫁给强奸犯”法律投票前夕,活动人士在街头挂满了白色的婚纱,惊醒人们,“白色的婚纱不能掩盖强奸的罪恶”。

在突尼斯,大约700个民间社会组织正在为推进性别平等而努力。

在沙特,今年1月,一则展示沙特女性滑滑板车、打篮球和跳舞的视频在Youtube上收获了几百万的点击量,在全球引发了关于女性地位的讨论。近几年,沙特活动人士就允许女性开车发起了数次大规模的运动。

《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报道称,过去十年,女权活动跨国联系的加强也助长了阿拉伯世界这场“静悄悄的革命”。

报道说,一些地区性组织,如拉伯女性议员打击女性暴力联盟、阿拉伯女性议员论坛等,致力于加强女权活动人士和议员们之间的联系,让阿拉伯女性首次得以协调战略、分享经验和教训,推动国内有利于女性的立法行动。

在约旦和突尼斯废除“嫁给强奸犯”法案之后,黎巴嫩、伊拉克也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效仿这一举动。与此同时,约旦和突尼斯等国的活动人士开始着眼于其他领域的女性权利,比如同工同酬。

更多专业报道,请点击下载“界面新闻”APP

0

相关文章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