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
照片中的性别问题:为何质疑视觉文化中的“潜规则”如此重要?

“图像向我们展示可能性。毕竟,你无法成为你看不到的人。图像能够将人排除在外,只要永远不展示某些群体、或只将他们描绘成偏离常规的不正常的人就能做到这点。图像能够加强狭隘的性别角色,这束缚住了我们所有人——女孩和男孩、男人和女人,以及那些对这些分类没有认同感的人。”

《我们需要新故事》:向当代西方迷思挑战

自由言论、政治正确、身份政治和帝国等概念是如何被误解的?奈斯琳·马利克在新作《我们需要新故事》中对我们目前的处境进行了缜密分析。

“线人”没了,赔率榜还准吗:2019诺贝尔文学奖最终预测

今年的诺奖据称将“开拓我们的视野”,扭转长久以来的“欧洲中心主义”与“男性主导”倾向。但目前的赔率榜更像是几个欧洲文学奖综合并混入此前Ladbrokes赔率榜的结果。

沙特出台历史性新规:允许未婚异性外国游客同住酒店

本国女性则可以独自入住酒店房间。在沙特,婚外性行为是被禁止的。

《做家务的男人》告诉我们,男人不做家务

《做家务的男人》提醒着我们,时至今日,男人做家务还是一件新鲜事。

孟加拉历史性进步:穆斯林女子结婚证不再公开是否“处女”

官方文件停止使用这一“羞辱和歧视女性的词汇”,是这个童婚现象仍十分严重国家的一大进步。

《送我上青云》:一部忽略了很多性别问题的女性电影

它没有诚实地刻画社会中女性的真实处境,也没有勇敢地向观众清晰指认出贬抑女性情欲的机制,反而让观众疲于跟随角色穿梭在爱欲、家庭与理想纠缠的困境中,迷失在不同的主题里。

我们为何无法想象女战士?

女性与暴力之间、辅助角色与斗争角色之间的惩罚边界在哪?女性什么时候才会赞成有计划地拿起武器,本能地捍卫自己或自己的价值观?女性天生就更加温顺平和吗?她们能否成为战士?

法国作家白兰达·卡诺纳:随波逐流主义让知识分子变得愚蠢

这位法国女作家不只能聊女性写作和性别平等,更成功地“自导自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当代愚蠢大辩论。

女性的范畴与可能:同一种性别,无数种人生

性别、阶层和社会环境常常能为个人选择提供合理的解释,但“女性”这个身份是准确并稳定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