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
要是能平等沟通,我还用得着来吐槽男人吗?

不是我不想“有话好好说”,而是有的话,没法儿、也没必要好好说。

【专访】社会学者凯特琳·柯林斯:孩子是一种公共品,养育孩子应是集体责任

“性别平等要求去除加诸在女性身上的枷锁,让她们从日复一日的、家庭中的、职场中的、日常生活中的有限选择中解脱出来。”

怪诞的是,那些写怪诞故事的女作家与她们的作品一同消失了

一说起鬼故事创作盛行时期的代表人物,人们往往马上会想到M·R·詹姆斯和查尔斯·狄更斯这些男作家。而档案研究者最近发现,许多经典“鬼故事”的创作者其实都是女性。

思想界 | 让女性拥有免于恐惧的自由,需要男性乃至整个社会的转变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被前夫纵火烧死的拉姆。

【专访】斯坦福性侵受害者香奈儿·米勒:“与其让她独自呐喊,不如成为她的声音”

香奈儿认为,既然法律对被告人做了无罪推定,那么受害者也理应享有同等的权利,即在被证伪之前得到人们无条件的信任,她们不应当辛苦地去博取这种信任,就像社会不应当压制女性的自信心,同时又抬高男性的。

我们呼吁更多女警察,是因为她们更“温和”吗?

此举是出于性别平等的考虑吗?又会导致怎样的结果呢?

从罗冠军事件重思正义:在理解不正义时,为何施害者总是占据人们更多注意力?

有许多受害者是无法根据公认的规则识别出来的,但倾听受害者的声音依然重要。

“顾学”背后的全职妈妈迷思:女性既独立自主又辛勤顾家是否可能?

那些受过高等教育、曾有一份体面工作的中产女性发现,在选择辞职回家当全职妈妈时,她们需要不断捍卫和辩解自己的决定,因为这一选择是“不合常规”的,当全职妈妈是“不合标准”的。

哈利·波特反对种族主义,为什么罗琳却不愿承认跨性别的存在?

罗琳事件除了作为茶余饭后的八卦之外,还有更重要的意义。